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诸仙黄昏 二

第二百五十一章 诸仙黄昏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燃灯道人的目光,朝彩棚中的昆仑众仙的脸上扫过,却发现此时没有一个人的视线愿意和他对视。
  
  ……
  
  夹龙山飞云洞的惧留孙,站在了写着“地烈阵”三个大字的木牌之下。
  
  他就是燃灯道人派出来第二个破阵的金仙。
  
  当然,这不是因为文殊广法天尊之死,做出的临时的决定,而是原先早就定下来的事情。
  
  因为在玉虚宫十二金仙中,在土之大道的领悟和掌控上,他惧留孙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自然是破这“地烈阵“的最佳人选。
  
  而在地烈阵的阵牌之下,惧留孙的脚旁,还倒着一具身上伤痕累累的尸体。
  
  那是是一个年青人的尸体,虽然脸上满是血污,但依然能看出这是一个容貌异常俊美的青年。
  
  青年的名字叫做韩毒龙,是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的入室弟子,也是阐教这边第二个派出来祭阵的精英弟子。
  
  现在,这个韩毒龙已经死了,然后尸体被地烈阵阵主赵江扔了出来。
  
  惧留孙看着那个眼睛犹自睁得老大的年青人,轻轻叹了口气。
  
  因为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那个被他留在夹龙山飞云洞的弟子。
  
  惧留孙这一生只收过一个弟子,名字叫做孙行土,当年和这个韩毒龙一样,都是同一批通过选拔进入玉虚宫的弟子。
  
  而在他的夹龙山飞云洞中,也只有这么一名弟子,惧留孙是一个很喜欢清静的人,不喜欢自己的洞府中有太多人。
  
  当时惧留孙本来是没准备收徒的,只是看那小子在土之大道上的天赋,竟不比自己得道之初弱多少,是以才动了收徒的念头。
  
  本来他也没有把孙行土当真传弟子,但这些年相处下来,那个小子虽然性格惫赖,又贪吃懒惰,但惧留孙莫名其妙地渐渐越来越喜欢那臭小子了。
  
  或许是他并没有想他自己以为的那样喜欢清净,而孙行土地到来,让夹龙山飞云洞多了很多欢声笑语。
  
  所以这两年,惧留孙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要把孙行土转为真传弟子。
  
  只是他一直还在犹豫,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
  
  现在他有些后悔,自己应该早点决定的,因为等会进了地烈阵之后,就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做那个决定了。
  
  如果那臭小子现在在这里就好了。
  
  这次惧留孙没有把孙行土带在身边,主要是因为他也猜到了一些事情,不忍心万一孙行土被选中,白白丢了性命。
  
  站在地烈阵的阵牌之下,惧留孙沉默了一会,然后大袖一卷,卷起了韩毒龙的尸体,转身朝西岐城外的彩棚内飞去。
  
  “惧留孙,何以半途返回,你可是惧战了。”
  
  见到惧留孙回到彩棚中,燃灯道人脸色一沉,厉声问道。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就怕因为文殊广法天尊子之死,让剩下的这些金仙们都畏足不前。
  
  “进阵之前,弟子想交待一些事情。“
  
  惧留孙抱歉地对燃灯道人告罪了一声,接着先把韩毒龙的尸体交给了道行天尊,然后视线在彩棚内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了姜子牙的身上。
  
  然后他走到姜子牙的身前,稽首行礼。
  
  “姜师弟,师兄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此时的姜子牙神情看去有些恍惚,直到惧留孙走到他面前才反应过来,
  
  “惧留孙师兄,不知有何吩咐。”
  
  只见惧留孙从袖子中取出了一根金光闪闪的绳索,和不久前天绝阵中文殊广法天尊用来捆缚秦完的那根绳索极为相似。
  
  这两根绳索本来就是一对的灵宝,一名捆仙,一名捆妖,当初由元始天尊分别赐给文殊广法天尊和惧留孙两人。
  
  惧留孙将自己的捆仙索递给了姜子牙。
  
  “我有一徒,名为孙行土,若是这次吾不能从那地烈阵中出来,还请子牙师弟,帮我将这件法宝交给他,就说他师傅已经决定收他为真传弟子了,这是师傅送他的收徒礼,以后我夹龙山飞云洞的道统,也交给他了。这件事情,就拜托姜师弟,也希望姜师弟能对我那徒儿照拂一二。“
  
  惧留孙平静地说道。
  
  姜子牙微微一怔道:
  
  “惧留孙师兄,这捆仙索乃是你的镇洞之宝,值此正要去破阵之际,何不带在身边防身?”
  
  “不必了,若是能破阵,不差这一件法宝,若是……总比遗失在阵中,被截教之人拿去好。”
  
  惧留孙摇了摇头,转身飘然而去。
  
  而他离开之后,整座彩棚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惧留孙,这是在留遗言啊!
  
  只是在文殊广法天尊陨身之后,又还有有谁能敢肯定自己能从十绝阵中全身而退呢?
  
  ……
  
  “指地成钢!”
  
  地烈阵内,无数巨石在空中狂飞乱撞,巨石中还喷射出一道道金色的地火,灼人神魄。
  
  惧留孙以庆云护身,行走在这巨石火焰的世界中,不时伸手一指,然后他周围的巨石就会猛然停顿在空中,而巨石上的火焰,也同时悄然隐入巨石之内。
  
  在这样满是土石的世界中,惧留孙不会惧怕任何人。
  
  自从他入阵之后,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压力,闲庭信步般就走过土和火的世界,来到了地烈阵的阵眼之处。
  
  和天绝阵中一样,这地烈阵的阵眼处,同样漂浮着一座石台,石台上站这一名地烈阵的阵主赵江,他手中举着一枚五方幡,上书“东南西北中”五个大字,正神情紧张地挥舞着,空中的巨石烈火随幡而动,朝着惧留孙砸来。
  
  只是在惧留孙指地成钢的神通之下,没有任何一块巨石能靠近他三丈范围之内。
  
  燃灯道人的排兵布阵没有任何问题,他惧留孙确实是破这地烈阵的最佳人选。
  
  然后,惧留孙踏上了石台。
  
  石台上除了阵主赵江之外,还有一队全身盔甲的凡人士卒,只是此时自然没人敢上前来拦阻惧留孙。
  
  惧留孙也没看那些凡人兵卒一眼,他一边往赵江走去,从那些兵卒的身前走过。
  
  而在他的心中,正有一个疑惑正在慢慢扩大。
  
  那就是……文殊到底是怎么死的?
  
  在进阵之前,惧留孙一直猜测着这十绝阵到底可怕到了什么程度,以至于让文殊广法天尊都陨落在阵中。
  
  但进阵之后,惧留孙却发现,这十绝阵厉害归厉害,但其实也不过如此。
  
  虽然有他天生克制地烈阵得的原因,但就算换一个人来,也足可破阵,无非是多费点力而已。
  
  那么,文殊是怎么死在天绝阵中的?
  
  惧留孙觉得这金鳌岛十天君,就算躲在十绝阵中,也绝没有拉他们玉虚宫十二金仙同归于尽的实力!
  
  这个疑惑,在惧留孙的心中不断盘旋,也隐隐让他有些心生不安。
  
  而在他身后,有一名兵卒,轻轻拉下了自己头盔的覆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