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第二百五十章 诸仙黄昏 一

第二百五十章 诸仙黄昏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从那面写着“天绝阵”三个大字的木牌后飞了出来,又像是自虚空中跌出,掉落在地,在尘沙间滚了几滚,血污和泥沙混杂在一起,再也分辨不清原来的容貌。
  
  当然,阵外看着这一幕的所有人,都知道那是谁的头颅。
  
  玉虚宫二代精英弟子,在地仙境弟子中排名第五的邓华。
  
  李靖远远看着那个被扔出来的头颅,轻轻叹了口气。
  
  他和这个邓华认识已经很多年了,少年时代就认识了,虽然当年带金吒上昆仑的时候,被这邓华羞辱了一番,但总归少年时代,大家还是相交甚欢的。
  
  前几天,这邓华来他家登门拜访过,李靖没有见他。
  
  但这个时候,李靖还是叹了口气。
  
  你羞辱了我,我不会再把你当朋友。
  
  所以李靖这一口叹气,不是幸灾乐祸,也不是有什么悲戚,只是叹人生无常,仙人亦是难免。
  
  此时的西岐城城门之外,搭建起了一个宽敞的彩棚,燃灯道人和十二金仙高坐彩棚之内,一众玉虚宫弟子侍奉左右。
  
  另外还有有一个稍小一些的彩棚,里面坐的是武王姬发和以及西岐众臣,李靖就在这个彩棚中。
  
  今日,是昆仑群仙会破十绝阵的第一天,也是第一场,而第一个上场的仙人,就是邓华。
  
  只是在踏入天绝阵半个时辰之后,他的头颅就从阵中被扔了出来。
  
  然后阵中响起了一声冷笑。
  
  “你们玉虚宫,就是这么对待门下弟子的么?明知此人道行根基,进阵只是送死,却依然派他前来,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得什么主意么,但若想靠以人祭阵之法,破我天绝阵,却是痴心妄想了。”
  
  那是天绝阵主秦完的声音。
  
  彩棚之内,李靖皱了皱眉,心中顿时恍然。
  
  刚才他还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派邓华这样一名地仙进阵送死,为了探听阵中虚实吗?
  
  可是这十绝阵自成一方小天地,刚才里面发生了什么,这天绝阵又有何玄妙,外面的人根本无从得知,那派人进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听了秦完的热嘲冷讽之后,李靖终于明白了。
  
  然后他朝另外一个彩棚望了一眼,看了看那位居中而坐,相貌清奇,身姿如松柏的道人,心中隐隐有些忧虑。
  
  他现在担心的是金吒木吒会不会也被派去祭阵。
  
  而另外也一个彩棚中,燃灯道人神情不变,转首对坐在左首第四位的文殊广法天尊道:
  
  “文殊,此阵就交给你了。”
  
  昨天燃灯道人一直在考虑,该派谁上去第一个破阵,因为第一个破阵之人,非常地关键,因为事关玉虚宫这边得士气,可说是只许胜不许败。
  
  最稳妥的做法,自然是派出十二金仙中实力最强的广成子。
  
  但是九仙山桃源洞的广成子是燃灯道人的底牌之一,只要用来压轴的,不可能刚开始就把他派出去。
  
  而且派出广成子的话,若能顺利破了天绝阵还好说,但万一出点意外,那对玉虚宫这边,信心和士气的打击是致命的。
  
  所以最后,燃灯道人选择了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作为第一个上去破阵的金仙。
  
  因为昨天他在将那番祭阵之话时,以此仙的神情最为冷漠平静,可见此仙心性极为决绝,而且文殊广法天尊在十二金仙中,不管是道行修为根性福缘,都是中上人物,确实适合用他来打头阵。
  
  另外,昨日当燃灯道人决定用文殊广法天尊去破阵时,还发生了一件让他都觉得有些心寒的事情。
  
  那就是在问文殊广法天尊可有合适的祭阵之人时,文殊广法天尊的回答是:
  
  “我有一徒,名为李金吒,实力堪比真仙,若用其祭阵,当可让那天绝阵中的杀机,倾漏大半!”
  
  真狠!
  
  这是燃灯道人当时心中涌起的第一个念头,接着他否决了文殊广法天尊的提议。
  
  “这个李金吒,当初吾曾留意过,乃是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用来在此处祭阵却是太可惜了些,毕竟阐截二教大战方起,此后用人之处还有很多。”
  
  “第一个祭阵的,就用那邓华吧!此人根基浅薄,潜力已尽,地仙应该就是他的极限了,用来祭阵却是正好不过。”
  
  “恭奉老师之命!”
  
  而此时燃灯道人说完之后,文殊广法天尊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
  
  他的脸上,依然是那种古井无波的刻板肃穆之色。
  
  文殊广法天尊本来是一个表情很少的人,在他脸上看到喜怒哀乐的变化,也几乎没人能知道他的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接着文殊广法天尊走出彩棚,没有用任何道法,而是像一个普通人一般,一步步朝对面那座天绝阵走去。
  
  在别人的眼中,他看去走的很慢,也走得很稳,大袖飘飘,一副波澜不惊,从容淡定的模样。
  
  只有文殊广法天尊自己知道,他现在有多紧张。
  
  燃灯的那以人祭阵之法,真的对破阵有用吗?
  
  连赤精子都差点两度失陷在十绝阵中,道行比起赤精子要稍逊几分的自己,真的能够破阵吗?
  
  为什么我要是第一个?
  
  我不想死……我不想应劫……我不想上封神榜!
  
  我还没有得证大罗之道呢!
  
  这些念头,在文殊广法天尊的脑中纷至沓来,所以他才会选择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过去。
  
  因为他要靠这段时间来平复自己紧张的情绪,也是希望入阵的时间尽量地晚一些。
  
  晚那么一会,也是好的。
  
  但不管再怎么拖延,终究还是要走到的。
  
  文殊广法天尊在那块写着“天绝阵”的木牌之下,停下了脚步。
  
  走了一路,他的心绪依然没有平复下来,反倒更紧张了一些。
  
  没人知道,他文殊广法天尊,平常的形象是那么地肃穆伟岸,其实是一个很怕死的人。
  
  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应该坚持让李金吒来祭阵的,那孽徒实力确实不错,上次拦下自己杀王魔的那一拳,已经快隐有金仙之势了,如果让他先进来,应该能把这座天绝阵的杀机消耗大半。
  
  不像邓华此等地仙,能让天绝阵的杀机倾漏多少?
  
  而就在文殊广法天尊站在木牌之下,踌躇不前时,身后西岐城房向,传来一声金钟鸣响。
  
  文殊广法天尊知道那是燃灯道人在催他赶快进阵。
  
  他叹了口气,然后他的足底生出两朵半尺见方的白莲,文殊广法天尊踩在白莲之上,飘然没入天绝阵中。
  
  ……
  
  四周一片昏暗,就算是文殊广法天尊这样的金仙,在这里分不清东南西北,也分不清上下左右,有灰色的风到处乱窜,并且不时有银白色的雷光亮起。
  
  文殊广法天尊小心翼翼地避让着那些雷光,因为他能感受到那雷光中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力量,让他都感受到威胁。
  
  他脚下的两朵白莲,散发着幽幽的清光,护住文殊广法天尊的全身,周围的那些灰暗的风,吹拂在清光之上,瞬间就化为无形。
  
  但是那些不知何时会出现,也不知会在何处出现的雷光,偶尔间会在白莲清光上炸开,避无可避。
  
  然后白莲的花瓣一阵颤抖摇曳,散发的清光就此黯淡上几分。
  
  文殊广法天尊慢慢地飘飞在这个昏暗的空间中,不是往前,也不是往后,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只是道心中冥冥有所感应,知道自己该往那个方向去。
  
  然后再某一刻,他看到了一座石台,悬浮在虚空之中,石台之上,站着一名方脸阔口的道人,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道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