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玉虚宫密议

第二百一十五章 玉虚宫密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乙真人被石矶解了咒,然后不久之后,他就离开了骷髅山。
  
  当然,从太乙真人苏醒到离开这段过程中,还是发生了一些小风波小插曲的。
  
  至少李靖觉得那些事情只是小风波小插曲罢了。
  
  当时石矶先是念了一句很晦涩的咒语,音节非常地怪异,在李靖听来,他好像只在西方净土极乐世界的时候,在极少数几个年龄很大的苦修士的口中听到过。
  
  而念咒的同时,石矶一直玉手手指屈伸如莲,轻轻按在了太乙真人的背后。
  
  然后太乙真人所化的石像,先是微微颤动了一下,石屑从身上簌簌而落,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太乙真人睁开眼睛的第一刻,看见了在他身边的石矶后,他的反应似乎是马上就准备拼命的。
  
  “你不是……”
  
  他如此喊了一句,声音中有惊骇,惶恐,以及迷茫,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被石化前的那一瞬间,同时太乙真人手中拈了一个道诀,就准备朝石矶身上挥去。
  
  这个时候,李靖连忙上前一步,出现在太乙真人的视线中,开始为太乙真人解释起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诚恳地跟太乙真人解释着,这整件事情,其实都是一个误会。
  
  石矶是自己的师叔,甚至自己少年时还在石矶门下修行过。
  
  但是哪吒不知道自己和石矶的关系,偶然之下和石矶发生了冲突,这才导致了这件相当于大水冲了龙王庙般的般的事情发生。
  
  现在既然自己找来了,大家都是一家人,解开了误会就行了,到时候回去我李靖也会好好管教哪吒,却是麻烦太乙真人为这熊孩子操碎了心之类的云云。
  
  而在李靖解释的时候,太乙真人好像一直在认真地听着,听完了之后,这白白胖胖的道人,点了点头道:
  
  “原来如此,当年石矶师妹在昆仑山修道时,吾与师妹亦有过数面之缘,想不到多年之后,师妹的道法神通已经到了这等玄妙的境界了,连吾都不是对手了。”
  
  “既然如此,那太乙就先告辞,李总兵,若是哪吒醒了,你让他过段时间来乾元山金光洞一趟,吾还有几门道法要传授给他。”
  
  说完之后,太乙真人就直接腾云而去。
  
  真是老实人啊!
  
  李靖得心中感叹了一句,太乙真人在昆仑山的老实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只是李靖在发出这个感叹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刚才发生的一些小事。
  
  比如刚才他和太乙真人说话的时候,石矶的手一直放在太乙真人的背后,纤细的手指不停眼花缭乱地弹动着,似乎是在太乙真人的身上画了一个符。
  
  李靖也没有注意到有那么一瞬间,太乙真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迷茫,然后他离开的时候,好像忘了一些事情,比如他的那些法宝,提都没跟石矶提过一句,仿佛全部都不要了一般。
  
  其他的法宝还好说,但是那个九龙神火罩,可是顶级灵宝,也是他最重要的护身法宝,此时却像是根本没有找石矶要回的意思。
  
  李靖并不知道一个多月之前,在骷髅山顶发生的那场战斗,所以自然也就不知道刚才太乙真人的表现有多么的古怪。
  
  他现在很烦恼。
  
  看着眼前的哪吒的石像,李靖除了长吁短叹还是长吁短叹。
  
  石矶则是在旁边好整以暇,笑吟吟地看着他。
  
  “要不咱们去找你家里那位坦白吧!现在咱们的事情已经暴露了,你总不能杀了你儿子灭口吧?”
  
  李靖恶狠狠地盯了她一眼。
  
  我倒是想杀了你灭口,李靖悲愤地想着,可是在看到连太乙真人都被石矶化为石像之后,他知道自己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半晌之后,李靖咬了咬牙,问石矶道:
  
  “能不能先给他解掉一半,让我跟他说几句话?”
  
  “没出息的家伙!”
  
  石矶轻啐了他一口,接着一指点在哪吒的头顶上,然后哪吒的眼睛就睁开了。
  
  他脸上的那种石质的肤色迅速淡去,恢复了正常,接着他转了转头,头上已经风干的鸟屎就掉了下来,其中有几颗掉在了他的鼻尖上,但哪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想抬手抹下来看看,却发现自己除了脑袋以外,身体的其他部位好像还动不了。
  
  再接着,他就看到了身前并肩而立的李靖和石矶两人,于是哪吒的眼中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你能不能先离开,让我和他单独说会话?”
  
  李靖连忙对石矶说了一句。
  
  石矶轻哼了一声,倒是没有为难李靖,风姿摇曳地转身进了白骨洞。
  
  然后李靖转首望向哪吒,强笑了一下道:
  
  “其实,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你先听我解释……”
  
  一边说着,李靖一边伸手朝哪吒脸上探去。
  
  “别碰我。”
  
  哪吒冷冷地说了一句。
  
  李靖有些尴尬地缩回了手,他本来其实只是想帮哪吒拿掉鼻子上的那几颗鸟屎。
  
  “其实,这个石矶……是我的师叔。”
  
  然后李靖开始解释,解释自己喝石矶的关系,当年是这么认识的,后来是怎么重逢得,只是说着说着,李靖的声音却越来越小,越来越心虚,因为当年认识的时候,自己好像真的时很喜欢石矶的,后来重逢之后,也好像真的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虽然自己基本都是被动的,但做了总归是做了。
  
  就算没有突破最后的那道线,但李靖也觉得对殷素知很是愧疚,否则他现在何必要如此心虚?早就一巴掌甩到哪吒的头上,掷地有声地说出四个字“老子没做“了!
  
  而哪吒也看出了李靖的心虚。
  
  在听完了李靖的解释后,冷笑了一声道:
  
  “师叔吗?我看见她亲你了。”
  
  李靖顿时无言以对,果然是上次后花园中的事情被这小子看见了。
  
  “我能说我也是被强迫的吗?”
  
  李靖沉默了一下道。
  
  哪吒脸上闪过了我信你个鬼的神情。
  
  李靖很苦恼地揉了揉自己的脸,这件事情看来真的很难解释了啊,自己总不能告诉哪吒,自己怀疑如今这个石矶可能被人附身了,而为了解救那个真正的石矶,自己如今不得不暂时和这个女人虚与委蛇。
  
  一来是怕被石矶听到,现在的石矶,境界高妙之处,让李靖有些完全捉摸不透。
  
  另外一个原因是像这种理由,除非有确凿的证据,否则谁会信啊,还不如说自己是被强迫的更靠谱些呢。
  
  李靖准备最后再努力一次。
  
  “我可以发誓,我真的绝没有做过对不起你娘亲的事情,如果我现在带你回家的话,你能不能不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娘亲?”
  
  李靖半赌咒半哀求地对哪吒说道。
  
  哪吒果断地摇了摇头。
  
  他鼻尖上的鸟屎终于掉了下去。
  
  李靖叹了口气,那就没办法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