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两个石像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两个石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的,孔宣有了很大的不同。
  
  原来的孔宣,是一个傻子。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直白,但这是事实。
  
  李靖见过的那个孔宣,智商连五六岁的小童都不如,他的视线仿佛永远没有焦点,眼中只有对世界的懵懂和茫然。
  
  然而现在的这个罗宣,眼神已经完全变了,清澈,空灵,冷冽,锐利还有骄傲,目光转动之间,如此多的情绪全在那双淡蓝色的瞳孔中同时呈现,李靖甚至还能在那眼眸深处,看到一缕轻淡的凶戾。
  
  罗宣的模样也变了一些,变得更加漂亮俊俏了,因为原先他就像是一个空有美丽躯壳的花瓶,而现在这花瓶中被插上了名为灵魂的花束,顿时多出了许多生气。
  
  而孔宣形貌上的改变,最显著的一点,就是他的头发,原来的一头黑发,如今却变成了青、黄、赤、黑、白五种颜色,随风飘扬在脑后,彷如天际的彩霞般绚烂夺目。
  
  只是孔宣身上这些所有的变化,如果和最后一点变化比起来,却又显得那么地微不足道。
  
  李靖第一次看到孔宣的时候,这年青人不但是一个傻子,还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虽然李靖不知道那孔宣当时是如何突兀地出现在那间屋子中的,但李靖无比确定当时的孔宣就是个普通人。
  
  而现在李靖同样不知道孔宣是如何出现在自己身后,刚才的回头只是下意识地反应。
  
  但这一次的不知道,和上一次的不知道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不知道。
  
  上一次的不知道很玄妙。
  
  这一次的不知道很简单,因为此刻站在他身后的孔宣太强大了。
  
  那种高山仰止,虚无缥缈,知道他很强大却不知道山巅到底在云中何处的强大。
  
  李靖只在极少数人的身上,感受到过这种强大。
  
  比如符元,比如燃灯,比如陆压,比如赵公明。
  
  孔宣和这些人比起来,给李靖的感觉毫不逊色,甚至似乎还要更高一些。
  
  那个在玄鸟殿中像个傻子般生活了许多年,被大殷皇族像小孩般照料了许多年的青年人,竟然是一位准圣!
  
  李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默地看了那年青人一会,接着沉声问了一句话。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孔宣笑着点了点头道:
  
  “记得!你叫李靖,其实在我失魂的那些年,所有见过的人,发生过的事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不过这些都是我恢复了神智之后才回忆起来的。”
  
  “那么,你自然也记得比干。”
  
  “当然,他是这千年以来,对我最好的几个人之一。“
  
  “那么你知不知道,就是这头九尾妖狐,杀死了那个待你有如亲子的老人?甚至把他的心都挖走了!”
  
  李靖指着苏妲己,看着孔宣,如此说道。
  
  这一次,孔宣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略略沉默了会后,点了点头道:
  
  “我知道。那颗心是我吃的。”
  
  李靖猛然一怔。
  
  “你吃的?”
  
  “是的,我吃的,吃之前不知道是他的心,但吃了之后就知道了。”
  
  孔宣平静地说道。
  
  李靖再次怔了下,他不明白孔宣为何能如此平静地说着自己吃掉了比干的心脏这件事情。
  
  “所以,在你知道了以后,你还是没有杀了她?”
  
  李靖再次深深吸了口气道。
  
  而孔宣也再次沉默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丝歉意道:
  
  “就算当时我知道,我也会吃了他的心。因为只有吃了那可七窍玲珑心,我才能真正记起来我是谁。”
  
  “那么,你到底是谁?”
  
  李靖凝视着孔宣道。
  
  这个时候,苏妲己咯咯笑了起来,笑声中却有些伤感之意。
  
  “还是我来告诉你吧!我在皇宫中呆了这么多年,总会知道他们殷族的一些秘密,一些如今的殷族他们自己都不甚明了的秘密,比如一直在玄鸟殿中住了这么多年的孔宣上仙,他们一直以为是自己在照料孔宣上仙,却不知道孔宣上仙才是他们殷族的守护者!”
  
  “我从帝辛的口中知道了孔宣上仙的存在,偷偷去看了一眼,又向娘……请教了一些洪荒时代的隐秘,才想出了这个让孔宣上仙恢复神智的方法,呵呵,这个方法其实一直隐藏在他们殷族的血脉中。“
  
  “孔宣上仙当年被人暗算迷失了神智,但也将自己苏醒的关键之物在殷族族人血脉之中保存了下来,就是比干的那颗七窍玲珑心。”
  
  “至于孔宣上仙为什么会迷失神智,住在玄鸟殿中……”
  
  此时孔宣挥了挥手,止住了苏妲己继续说下去,他看着李靖淡淡地道:
  
  “我的来历,你知道了对你没好处,你只需知道,我与殷之一族根出同源,当年母亲托我照拂他们这一族,只是某些人觉得我的存在,妨碍了他们掌控殷族建立的王朝,所以封印了我的神智和力量,让我痴痴傻傻过了这么多年,而我现在终于醒过了而已。”
  
  李靖皱了皱眉,刚才不管是苏妲己还是孔宣,说得东西都有些不清不楚,但有一些事情他还是听明白了。
  
  “既然你是殷族的守护者,那么如今应该知道这九尾狐妖藏身在皇宫中的目的,你还要护着她吗?”
  
  “我知道一切事情。”
  
  孔宣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但相比于殷族的存亡,我现在更加在意的是复仇,还有让母亲重生!”
  
  “而这头九尾妖狐能帮到我,所以我不能让你杀了她,仅此而已。”
  
  孔宣淡然看着李靖道:
  
  “比干曾经想把我交托给你,因为这一点,只要你现在离开,我不会为难你。”
  
  李靖沉默了一下,此时他脑中想的,是那个真挚的看着比干,说着“我要画你”“我会画你”的青年。
  
  真正的孔宣醒了。
  
  但比干照顾了一辈子的那个孔宣,却已经没有了。
  
  李靖叹了口气,有孔宣这样一位准圣在,自己确实拿苏妲己无可奈何了。
  
  然后他看了苏妲己一眼。
  
  苏妲己也正静静地看着他,目光中有许多被伤害的痛楚。
  
  “李靖,你以为你刚才说得那些,我不明白么?你等着看吧!我绝对会让你因为今天的事情而后悔!”
  
  “你想多了。”
  
  李靖平静地对这头九尾妖狐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身影随风而逝。
  
  该回家了,不知家中的哪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不久之后,在陈塘关的家中,李靖看到了因为担忧哪吒安危日久,而已经清了许多的殷素知。
  
  哪吒是一个多月前离家出走的,按照殷素知的描述,李靖算了算时间,好像跟自己去朝歌是一个前脚一个后脚。
  
  在联想到自己去朝歌前,哪吒那突然变得冷淡的态度,李靖的心中有些怪异的感觉。
  
  当然现在不是考虑哪吒为什么要离家出走的原因的时候,而是要想想他到底去了哪里,以及到底是不愿意回来,还是因为什么事情回不来。
  
  不久前在大殷皇宫中叹了口气,现在回到家中后的李靖又叹了口气。
  
  真是外面的事情不顺,家里的熊孩子也让人操心不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