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蜀山白眉

第一百五十七章 蜀山白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靖在离开东海龙宫之前,跟敖光最后提了一个要求,他要带走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当初李靖带着金吒在人间游历时,偶然相逢的那名蜀山剑修酒剑仙司徒钟。
  
  其实李靖两个时辰之前就已经来到这里,也以水遁之术隐在一旁,看到了酒剑仙和龙族少女被众多鹈鹕妖重重围困的那一战。
  
  在确定了两人没有真正的危险之后,李靖悄然离开来到了这座小岛上,等待着那两人归来。
  
  不久之后,远处海面上,那个深红色的酒葫芦出现在了视线中,在夕阳下朝着小岛缓缓而来。
  
  李靖凝视着坐在葫芦嘴上的那个老道士,老道士浑身血迹斑斑,有被他斩杀的那些鹈鹕妖的血,也有他自己的血,老道士却浑不在意,悠然自得地不时拍一下葫身,然后葫嘴中就会射出一道酒箭,钻进他的口中。
  
  然后李靖笑了一下。
  
  蛮有意思的。
  
  一年前他偶遇这名蜀山剑修之时,这司徒钟不过是一名道童,李靖认为他一生都可能迈不过道士那个门槛,然而现在再度重逢,这老道不但跨过了那道门槛,甚至已经直逼大道士境!
  
  这剑修的修行之道,看来自己以前还真只是一知半解。
  
  一般来说,练气士一旦有所执念,修为就很难再有进益,没想到这酒剑仙因为心有所持,反倒让修为突飞猛进。
  
  而酒剑仙的执念,自然就是他身后的那名龙族少女。
  
  来此之前,那名龙族少女的身份,敖光也跟他交待过了,就是当初在黄河之上差点跃过龙门的小鲤鱼。
  
  “很多时候,能够跃过龙门化身为龙者,往往天赋资质福缘,要比天生真龙更优秀。”
  
  “我们龙族已经快要千年都没能出现过跃过龙门而生的真龙了,所以我对于那个小家伙,其实是很看好的,可是被那个鲁莽的家伙插手,损了一些道基。”
  
  “解铃还需系铃人,所以我把水灵儿那小家伙,扔到了那老道士的身边,这两人呆在一起,或许能发生一些奇妙的变化也说不定,如果小家伙损失的道基能补回来,以后至少也是一条金龙。”
  
  “李靖,既然你想带走那老道,不如把水灵儿也带走吧,嘿嘿,你这家伙都已经教出两个金仙弟子了,帮我也调教调教那小丫头呗。”
  
  想着离开龙宫前敖光跟自己说的话,李靖不得不承认,敖光的这个安排做得很妙。
  
  当初老道士出手将小鲤鱼从黄河龙门中扯出来的时候,这两人之间注定就因果缘分牵扯不清了。
  
  只是最初,两人之间看似是一段恶缘。
  
  小鲤鱼因为老道士,损了真龙之基;老道士因为小鲤鱼,被发配到鹈鹕岛,为龙族镇守十年。
  
  然而现在,老道士却是修为大进。
  
  而小鲤鱼看似因为老道士损了道基,但谁又说的准,这不是另一场造化的开始呢?
  
  仙路上的缘份因果,本来就是很玄妙的一件事情,究竟是善缘还是恶缘,不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刻,谁也不敢妄言。
  
  说起来,自己和这两人,也有缘。
  
  深红葫芦离小岛越来越近了,然后坐在葫芦舟上的老道士,看见了负手来在岸边的李靖,眼中顿时射出又惊又喜的光芒,慌忙从葫芦上站了起来,恭敬地对李靖行礼道:
  
  “司徒钟见过李恩人。”
  
  而在他身后,那名龙族少女睁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好奇地看着岸边那个长得很好看的中年男人,好像比龙王大人还神气一些呢!
  
  只是不知为何,和当初第一次遇见司徒爷爷的时候一样,这个中年男人给她的感觉,也隐隐有些熟悉,仿佛前生见过一般。
  
  李靖也看了那龙族少女水灵儿一眼,朝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说起来,当时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这条曾经的小鲤鱼,很可能因为没人理会死在天鲲号甲板上了。
  
  而见到李靖朝自己微笑,水灵儿也对着李靖笑了一下,笑容明媚而纯净,眼神灵动,却又澈如清水。
  
  不错,真不错。
  
  可以调教调教。
  
  李靖如此想着。
  
  然后只听酒剑仙继续恭谨地问道:
  
  “李恩人,你怎么会在此处?可是有事经过?”
  
  “不,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李靖笑望着他说道:
  
  “我刚从龙海龙宫过来,敖光已经答应我,你的发配期至此为此,从现在开始,司徒道长你就自由了。”
  
  葫芦上顿时响起一声欢呼,却是那水灵儿开心地跳了起来,一时间却是忘了去计较这个中年男子,怎么这么无礼地直接称呼她最尊敬的龙王大人的名讳。
  
  至于司徒钟,则震惊地睁大了老眼,脸上倒是现出了一缕尴尬之色。
  
  “李恩人,你何必又为老道去求情,其实老道自知当初那件事情做得太过莽撞,在此赎罪,并无任何不满之意。”
  
  李靖摆了摆手道:
  
  “先别急着谢我,我从敖光处将你要来,是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的。”
  
  酒剑仙闻言微微一怔,接着再次一躬到底。
  
  “李恩人对老道有活命之恩,以前老道就曾许诺,但有所需,蜀山司徒钟,任由恩人驱策,此诺永生不毁。”
  
  “不知李恩人此次有什么事情要老道去办的?”
  
  “司徒道长,不必一直称呼我为恩人,我们之间就以道友相称吧!”
  
  李靖笑着道:
  
  “司徒道长,先陪我走走。”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绕岛一圈,然后在海边一处悬崖边停了下来。
  
  “原来李道友是大殷王朝的总兵将军,老道倒是失敬了。”
  
  “我这总兵,也是不久之前才上任的。”
  
  “按李道友刚才的意思,是想老道帮你招揽一批蜀山弟子,为道友你效力?”
  
  “不错。”
  
  只见那酒剑仙沉吟了一下,接着坦然于李靖对视道:
  
  “如果李道友只是要老道一人效犬马之劳,老道绝不会推辞。”
  
  “不过我们蜀山剑派,和其他的修行宗派不同,严格来说,我们并不是一个宗派,而是一些志同道合之人相聚在一起,被世人视为一个剑派而已,其实相互之间并无从属关系。”
  
  “所以老道会回一次蜀山,找一些故交好友问问他们的意思,但至于到底能带多少人回来,老道也说不上来,还望李道友见谅。”
  
  “不过不管结果如何,老道自己必然会回来,效力于李道友帐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