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女人啊,就是理由多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女人啊,就是理由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这次出征,要的是征服,而不是毁灭。”
  
  “天地之间,要我们人族齐心协力对抗的存在,还有很多啊……”
  
  李靖的声音渐渐转低,似是喃喃自语。
  
  接着他抬头看向河岸对面,那个女子依然还站在河边。
  
  李靖微微一笑。
  
  “不服么,那就再战一场!”
  
  ……
  
  东夷大军的溃退,整整持续了两日,两日之后,幸存的东夷战士才终于全部撤过海河,这个过程中,殷军一直没有攻击过他们,只是列阵静静地看着东夷人渡河。
  
  而两日后,茯彩云清点了撤过海河的东夷战士,发现只剩下了八万多人,折损的近两万人中,有约摸四成是死在渡河的混乱中的。
  
  而相对于普通兵卒的伤亡,损失更重的是九夷族的强者。
  
  一场大战下来,八大巫神死了三位,至于各族的巅峰武夫战士,更是战死七人,其中还包括倭人族的族长。
  
  而这些强者,全部都死在那个名叫李靖的殷人总兵手中。
  
  临时搭建的大帐中,气氛无比地压抑,剩下来的东夷五大巫神,还有各族族长们闷声而坐,无人说话。
  
  良久之后,茯鸿偷偷地看了一下自己女儿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
  
  “圣女,要不我们先退兵,等会蒙山再从长计议?”
  
  “不行!”
  
  茯彩云断然说道。
  
  就这么大败而回的话,那就以后东夷必然人心涣散,再无重新统合的可能。
  
  不管如何,必须要打一场胜仗,就算是小胜也行,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九族联盟继续存在下去。
  
  “上一仗,是我们准备不足,下一仗我们好好准备一番,而且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那殷人总兵说了,他将在十天后领军渡河,到时候等他们渡河之时,我们再迎头痛击,必能一雪前耻!”
  
  茯彩云看着帐中诸人,慨然说道:
  
  “各位,你们不要忘了十几年前死在殷人铁蹄下的那些族人,我们东夷族已经被压迫十余年了,如今殷朝势弱,正是我们复仇的最佳良机,怎可因一次挫败就打退堂鼓!”
  
  “我一介女子尚且不服输,难道你们这些男人反倒要先低头了!”
  
  茯彩云的眼神从帐中诸人的脸上扫过,目光锐利如剑,此时她已经完全从两天前的失利中恢复过来了。
  
  接着就见那东屠族的族长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涨红着脸道:
  
  “不说了,我们东屠一族就算灭族,也誓要和殷人相战到底!”
  
  他的大女儿,女婿,外孙可以说都是死在殷人手中,自然是最坚持同陈塘关的殷军战斗下去的人。
  
  然后又有几名族长站起来表示要和殷军继续战斗,这九族联军终于暂时稳定下来,没有当场崩散。
  
  只是有几名族长,却是始终没有说话。
  
  ……
  
  接下来的几天,茯彩云一门心思指挥着东夷战士,在海河河岸边筑防,各种箭垛,壕沟,拒马不知修建挖掘了多少,密密麻麻,里三层外三层将这段河岸围得连只苍蝇都挤不过去。
  
  茯彩云可不会像那个殷人总兵那把惺惺作态,居然还要等敌人全部上岸,她可是准备等那殷军半渡时就进攻的。
  
  而且布下了这么多的工事,茯彩云坚信就算那人麾下的士兵再强悍,在这种完全失去地利的情况下,必然举步维艰,只能被动挨打。
  
  对于接下来的这一战,茯彩云极有信心。
  
  当然,茯彩云也不是傻子,不会听信那个李靖说从十天后从这里渡河,就真的深信不疑,所以这几天来,她一直留意观察着对岸的情况。
  
  不过倒是确实能看见,每天都有大批的殷军兵卒,从几里外的那个山坡上砍伐树木,然后再搬来这河岸边制造船筏等渡河工具。
  
  而且茯彩云也仔细观察过那些殷军的人数,确实基本上都是两万人每天都出动伐木造船,而河对岸的船筏也渐渐多了起来,整整齐齐地停靠在河岸旁。
  
  茯彩云甚至让人每天留意那些船筏的数量,却并无异常情况。
  
  这些景象也让茯彩云终于放下心来。
  
  ……
  
  第十天,到了双方约好的再战之日,茯彩云一大早就集结了东夷大军,守在了那些工事之后,只等那殷人总兵领军来攻。
  
  然而再等了近一个时辰之后,河面对岸依然静悄悄地,那些船筏全部都停在岸边,数量并没有减少,可是岸边却不见一个殷军士兵的身影。
  
  茯彩云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了!
  
  于是她立即下令让一位巅峰武夫战士过河察探情况。
  
  那名战士很快就回来了,因为没什么好察探的,河对岸山坡下的那个军营中,只剩下了几百号人,在那里不停跑动,至于殷人大军,早已不知去向。
  
  得到消息的符彩云,一颗心沉了下去。
  
  作为地仙,几里外的军营如果突然变成一座空营,自然是瞒不过她的。
  
  但对方军中也有练气士,像那个李靖自己就是大道士,自然会布下种种掩人耳目的阵法,避免被敌军练气士窥探营中情况。
  
  这本是行军扎营的寻常法度。
  
  所以符彩云最多也就只能隐约感应对方营中的一些动静而已,没想到却被人虚晃了一枪。
  
  只是那支殷人大军又去了哪里呢?
  
  去其他地方渡河?
  
  可是这些天他们造的船一艘没有少,他们又怎么渡河?
  
  茯彩云想不明白。
  
  不过她也无需想明白了。
  
  因为就在她费煞思量之时,上游的河岸之处,已经响起了震天的喊杀声。
  
  ……
  
  一个时辰之后,战斗结束。
  
  结果自然没有任何意外,东夷大军再次惨败,而且败得比上一次还惨。
  
  因为刚才东夷大军是结阵对着河对岸的方向,而李靖大军突然出现在他们的侧后方,并且突进地异常迅猛,这么短的时间,八万多大军要想调转阵型迎敌,就算是精锐军队都不大可能办到,更别说东夷九族联军这样只比乌合之众稍好一些的军队了。
  
  再加上如今这河岸边,全是他们自己这些日子布下的拒马壕沟,却是连辗转腾挪的战场空间都没有了。
  
  所以东夷大军像是被赶鸭子一般,被赶进了自己布下的工事中,难动分毫。
  
  不久之后,李靖踩过几名东夷巅峰武夫战士的尸体,来到了茯彩云的身前。
  
  “现在,你服了吗?”
  
  李靖的眼中没有多少胜利的喜悦,只是很平静地问了这么一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