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地一百四十六章 硬干

地一百四十六章 硬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海河是北疆之地最大的河流,起源于北戎的大草原中,自北而东,绵延千里,在陈塘关附近的入海口处,汇入东海。
  
  这一日清晨时分,茯彩云一叶扁舟,一袭白衣,渡过了海河。
  
  这是距离陈塘关三百里外的一段河面,也是海河河水最为平缓之处,此时在宽约五六十丈的河面上,无数的东夷战士正在竞相渡河,从高处望去,仿佛密密麻麻,一望无际的蚁群,将整段河流覆盖地密不透风。
  
  当茯彩云的身影出现在河面上之时,在她周围爆起了一阵欢呼声。
  
  河风拂面,身后剑穗飘扬,抚在女子洁白如玉的颈项间,那张精致无比的绝美脸庞上,是满满的英煞之气。
  
  轻舟穿波过浪,茯彩云站在舟上,单手指天,背后的木剑发出金铁之鸣,又若龙吟般铿然出鞘,停在半空之处,霞光大盛,剑气凌霄。
  
  “大夷!“
  
  茯彩云的口中发出一声清喝!
  
  然后,所有人的情绪被这两个字瞬间点燃了。
  
  “大夷!“
  
  “大夷!“
  
  “大夷!“
  
  海河两岸,渡过河的,正在渡河的,等待渡河的无数东夷战士,神情激动地齐齐举刃,吼声响彻云霄。
  
  此战之后,当立国!
  
  茯彩云如此想着,踏上了河岸!
  
  河岸之上,已经有一大群人在等着她了。
  
  人分为两拔。
  
  一边站着的是八名装扮古怪,浑身煞气盈天的老者,这就是东夷九巫其中的八个,当然和那个死在陈塘关中的虫神一样,他们都不是真正的巫族,只是继承了洪荒时代,东夷人尊奉的那些真正的巫神的一缕血脉。
  
  不过和那个虫神一样,这八位半巫,都有地仙境的实力。
  
  在东夷族中,每一族巫神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地位甚至凌驾于族长之上,只是此时八名巫神看着茯彩云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敬畏。
  
  因为就在两个月前,茯彩云单人独剑,遍访各族祖殿,将他们八名巫神全部击败,虽然同为地仙境,但没人能接下茯彩云的一剑。
  
  而在另一边站着的是二十几人,男女老少皆有,一个个气势雄浑,赫然都是巅峰武夫,那个克柔海山也身列其中,站在中间稍微靠后的位置。
  
  这些人都是东夷九族的族长,还有族中最强大的战士。
  
  站在最前方得是一名年约五旬,身材修长,容颜俊伟的男子,这人正是东夷玄菟族的族长茯鸿,同时也是茯彩云的父亲。
  
  当茯彩云登上河岸的时候,只见那茯鸿当先带着众人齐齐行礼。
  
  “恭迎圣女驾临!”
  
  “父亲,诸位无须多礼!”
  
  “圣女,我们先进营再议。”
  
  河岸的这边,已经搭着许多简易的帐篷,一行人来到了其中最大的一个帐篷内,茯彩云居中而坐,茯鸿坐在她的旁边,虽然执礼甚恭,但看着自己的女儿,茯鸿的眼中有掩饰不住的骄傲之色。
  
  自己的这个女儿,从小就无比聪慧,和其他小孩截然不同,茯鸿一直有些遗憾可惜了是女儿身,否则自己这族长之位是必然要传给她的。
  
  没想到自己女儿居然会被那位大仙看中,带去山中修行,二十年后回到族中,居然也是一位仙人了,而且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统合了整个东夷九族。
  
  这一次,如果我们夷人真的能够立国,女儿自然是居功至伟,但她是仙人,不能成为凡俗王朝的君主,那么到时候这君主之位,还有谁能担任?
  
  每当想到这些,茯鸿的心头就会涌起一阵灼热。
  
  “最多两日,我们的大军就能全部渡过海河了!”
  
  此时只见茯鸿笑着对茯彩云说道:
  
  “如今已经渡过河的人数已达五万余众,不如让他们先行往陈塘关进发,其他的人后面跟上就行,免得贻误战机。”
  
  “陈塘关那边情况如何?那些殷人撤了吗?”
  
  茯彩云没有回应自己父亲的建议,却先如此问了一个问题。
  
  “据三日前探马回报,陈塘关中似乎正在备战,看来那些殷人还不死心,准备据城顽抗呢!”
  
  茯彩云皱了皱眉,接着说道:
  
  “既然如此,等全军过河之后,在此休整一日,再全军一同进发,一举拿下陈塘关!”
  
  茯彩云此言一出,营帐中微微骚乱了一下,其中有几名九夷族的族长,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看得出来他们都觉的圣女是不是太过谨慎了。
  
  只是此时茯彩云在九夷族的声威正如日中天,从刚才在河上她振臂一呼,万众归心的一幕就可见一斑,所以营帐中没人敢出声反对。
  
  茯彩云没有解释什么,当日在陈塘关中隐隐感觉到的那一丝危险,是起于战仙心头处的一丝灵觉,这也是很难跟人解释的事情。
  
  接着茯彩云直接开始下达一道道军令,各族战士如何配合行军,到了陈塘关下,各族又是何人先攻,何人掩护,句句清晰,条理分明。
  
  山中修行二十载,茯彩云也精研过兵法,不过并不是她的师傅教她的,她的师傅对明明对兵法一窍不通,只是洞府中却藏了很多兵书。
  
  这也是茯彩云一直很奇怪的一件事情。
  
  因为那些兵书都已经被人翻阅地异常陈旧了,里面也密密麻麻写满了注释心得,那似乎是一个男人的笔迹。
  
  师傅从来不会去看那些兵书。
  
  只是偶尔有一次,茯彩云见到师傅走进了藏放兵书的那个楼阁中,却也没有翻看过任何一本兵书,只是静静地在那里坐了一天。
  
  但自幼有男儿之志的茯彩云,却对那些兵书很感兴趣,所以修行之余,她在山中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那座藏放兵书的楼阁中度过的。
  
  一开始的时候她不怎么看的懂,不过幸好那些兵书上,都已经被人做了异常详细的注释,而对于那个做注释的神秘男子,她一直很好奇是什么人。
  
  可惜这个问题她问过师傅很多次,却从来没有得到过答案。
  
  结束军议之后,茯彩云走出军帐,此时帐外一片闹哄哄的景象,渡过海河的那些各族东夷战士们,正按照以往各自关系的远近亲疏,自行找地方安营扎寨,场面无比混乱。
  
  于是茯彩云再度皱了下秀眉。
  
  “立营者,当先察风水,再论地势,否则乃取死之道……营门向阳以受生气,不饮死水,不处死地,不居地柱,不居地狱,不居天灶,不居龙首……”
  
  她的脑中飘过这样一段话,这是当初在那些兵书中,她看到过的那个神秘男子的一段注释。
  
  于是茯彩云回身走进营帐,让人拿来纸笔,很快画了一张营地略图。
  
  “拆掉所有营帐,重新扎营。”
  
  她将那张图纸交给自己父亲,如此下令道。
  
  四周顿时想起一片哗然声,这一次更多人的脸上露出了不平之色,毕竟东夷九族之间积怨已久,又岂是短短两三个月能化解的,如今不过时勉强北聚合在一起罢了。
  
  “圣女,都已经建了这么多了,再拆掉太麻烦了吧,而且在此处也就停留两三日时间,能住人就行了,何必这么多讲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