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太子殿下,小女有礼了 > 第二十二章 待修改

第二十二章 待修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公主府,距离太子府约一刻钟的路程,宋思颜一路慢悠悠地走过去,可是进入了才知,来得是真不巧,渝妃娘娘竟然也在k。
  
  宋思颜很是拘谨地过去,躬身行礼:“奴婢参见渝妃娘娘,参见公主殿下。”
  
  “起来吧。”渝妃娘娘道:“来公主府所为何事啊?”
  
  宋思颜起身道:“齐叔做了些新口味的糕点,奴婢拿来给公主尝尝。”宋思颜将藏在背后的食盒拿了出来。
  
  “嗯,清璃,没什么事娘亲就先离开了,我同你讲的事你好好想想。”
  
  “好的,娘亲慢走。”
  
  “恭送渝妃娘娘。”宋思颜再次行礼。
  
  “思颜,你来啦,快坐快坐,还给我带吃的啊。”
  
  宋思颜将食盒放在桌上,打开盖子道:“是齐叔新做的糕点。”
  
  “你都好久没来看我了。”李清璃拿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然后满意道:“还不错。”
  
  “公主,奴婢以后会经常来陪您的。”宋思颜笑着,也拿了快点心吃起来。
  
  李清璃道:“那你既然来了。”李清璃笑道:“我带你去看热闹去呗。”
  
  “公主殿下,咱们要去哪儿啊?”宋思颜还没问清楚,便被拉走了。
  
  一路小跑到了御殿。宋思颜看着殿外那两只明晃晃的金龙心中便突突直跳个不停,连忙拉住了李清璃:“公主,这可是朝堂,里面正在上早朝呢,咱们不能去。”
  
  “怕什么,娘亲说要把我许配给新科状元郎,我倒是要看看此人有何等本事。”
  
  “别啊公主,要是惊扰了朝堂那可是大罪啊,公主,快走吧走吧。”
  
  李清璃无奈道:“不会惊扰的,就看一眼,就一眼。”
  
  宋思颜拦不住,只能顺着李清璃偷偷躲在了门外。
  
  李清璃睁着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对朝堂之上的事情看的是一清二楚。
  
  此刻,皇帝正在接见新科前三甲,为首的正是状元郎唐卿,与皇帝交谈的很是融洽。
  
  唐卿一身红色官服,着实是喜庆。
  
  宋思颜急得是汗都要出来了,时不时的催促:“公主,好了没有啊?”
  
  “哎呀,你着什么急嘛。”李清璃伸着脑袋正看的分明:“我再看看,这位新科状元郎跟我的轩辕哥哥相比,究竟好在了哪里。”
  
  三位新贵突然转过了身来,同大臣行礼,只一瞬,李清璃便看清了那人的样貌,眉眼清澈,清润舒朗,笑若桃花,倒不失为一美男子。
  
  李清璃满足了眼福后,缩回头来道:“也就一般般吧,不及我家轩辕哥哥半分俊朗。”
  
  宋思颜心中喜悦,连哄带劝:“那看完了,咱们走吧?”
  
  李清璃道:“好吧,咱们走吧。”
  
  “清璃。”刚转身,朝堂内突然有人喊她。
  
  李清璃愣住,然后皱眉苦着个脸:“完了,被发现了。”
  
  宋思颜无奈,杵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随后便有公公出来:“公主殿下,皇上喊您过去呢。”
  
  李清璃望着宋思颜,宋思颜淡淡一笑,表示无能为力。
  
  李清璃只得跟着公公入内。
  
  宋思颜忐忑不安地在外面等着。
  
  又过了一会儿,那公公又过来到宋思颜面前:“皇上请您入内。”
  
  宋思颜不解,指着自己问:“我吗?”
  
  “是的,思颜姑娘请随杂家进去吧。”
  
  这是什么逻辑?
  
  宋思颜入内,李清璃一脸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神情,宋思颜自觉不对劲,但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宋思颜不敢不恭谨慎,跪地恭礼:“奴婢宋思颜拜见皇上。”
  
  “起来吧。”皇帝道:“清璃同朕讲,是她非要拉着你过来一观新科三甲,看来朕这个女儿对你很是偏护啊。”
  
  宋思颜心中忐忑,连忙再次跪地:“是奴婢没有照看好公主,公主只是担心奴婢会受到责罚,故而有此说辞,还望陛下恕罪。”
  
  “起来吧,这么紧张做甚。”皇帝笑道:“听闻你是因一首木兰诗而被清璃看中,小小太守之女,有如此才情,倒真是难能可贵啊。”
  
  “谢陛下谬赞,奴婢只是运气好而已,那木兰诗是奴婢小时候听爹爹讲的,便拿来班门弄斧了。”
  
  “可是据朕所知,那弯月太守宋真明并不知这木兰一诗,你当如何解释啊?”皇帝突然道。
  
  这一问,直接把宋思颜问懵了,心中思忖,这是派人调查了吗?
  
  “许,许是奴婢的爹爹年事已高,忘了也未可知啊。”
  
  “可是,朕却又听人言,说宋真明的女儿在两年前就已经身陨乡河了,竟不知,他还有两个女儿。”
  
  “完了,漏洞百出。”
  
  “朕且问你?你是何人?”
  
  宋思颜彻底慌了:“陛下,奴婢之前曾经失忆,过往之事记得不全,因此,其中隐情,奴婢实在是不知啊。”
  
  “父皇,您是又在迁怒思颜了吗?”李清璃质问。
  
  “并非质问,只是清璃,你年纪尚小,断不能因此女子而蛊惑了心智啊。”
  
  “那父皇为何不趁太子哥哥在的时候问?非要等太子哥哥离开了再来追责?”李清璃霸气侧漏,面色严肃。
  
  “放肆,朕还用不到你来教朕做事。来人呢,把宋思颜押入地牢,听候发落。”
  
  “是。”
  
  “等一下。”宋思颜跪地:“陛下,奴婢有话讲。”
  
  “你说。”皇帝道。
  
  “奴婢想问陛下,奴婢自从失忆后,便一心助太子清查宫内的间谍,从未行过害人之举,不知陛下可认同这一点?”
  
  “是又如何?”皇帝道:“就凭你以往罪行,足够以死谢罪千百次了。”
  
  “那不知陛下,之前所抓的那些人,可有能问出什么深的线索出来?”
  
  皇帝未发言。
  
  “我猜没有吧,不管你们使何种刑罚,他们皆未吐露出一个字,难道陛下就不好奇这当中原因吗?”
  
  “你且说下去。”
  
  “陛下,您都要将奴婢关入地牢了,奴婢反正也是死罪之身,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呢?”宋思颜笑道。
  
  皇帝怒道:“你是在威胁朕?”
  
  “并非威胁,奴婢不懂这天下大事,只是有一件事还是清楚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若说了,那便是对北轩有恩,对待恩人如此,难道陛下不觉得不太合适吗?”
  
  此话一出,朝堂皆愣。
  
  皇帝笑了:“好,你说,朕保证不杀你。并答应你所求。”
  
  宋思颜又道:“陛下,奴婢想要出宫,永不回皇城,不知陛下可否应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