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不成仙 > 第589章 万古孤独一杯酒

第589章 万古孤独一杯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来二去,便算熟了。
  
  简直不用招呼,智林叟便在见愁身边坐了下来,倒很注意地没坐她对面,直接便打听起来:“老头儿我听说你们崖山出了件怪事,丢了东西,还是丢了您的东西?”
  
  见愁便道:“有颗心放匣子里,不见了。”
  
  心?
  智林叟话虽说着,但眼睛已直勾勾地盯着见愁指间的杯盏了,想也不想便接话:“好端端的,怎么会丢?难道竟有人敢偷大尊的心?”
  
  这话说得……
  见愁心里方才还有几分怅惘,智林叟这一句竟将她逗笑了。
  只是她也懒得去纠正那到底是谁的心,照旧喝酒。
  
  智林叟看着她这般模样,便忍不住想起当年昆吾云海上的那一幕,一时竟忘了要酒喝,只想起她在这近千年里做的事来。
  灭尽轮回,成了大尊后,她便一心传道。
  “我”道如今已成为了显道,常与那些叫嚣着要重建轮回的修士们论战辩道,遇到顽固的,真是谁也说服不了谁。
  至于神祇一族,她却全不理会。
  神祇与人族发生争端也好,人族与人族发生争端也好,从不见她有插手的时候。
  旁人不免以此质疑见愁。
  见愁却只回答:都是争端,有何区别?压得下一件,压不下一切。
  
  但最近他同崖山几位老朋友喝酒,竟听人说她或许会走。
  智林叟并不很理解这个“走”字意味着什么。
  他琢磨了半天,忽然道:“说来,上回老头儿问灭轮回的事,大尊还没回答。”
  
  见愁有些头疼,想自己决定离开此界到底是个明智的决定,未必全是为了与傅朝生的约定,智林叟的聒噪也绝对能成为头等原因。
  她心底叹了一口气。
  想了想,终是回答了他:“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有时候是人被世界改变,但有时候人也可以改变世界。强者有为有不为,我只是选择了前者而已。成王败寇,成了,错的也是对的;败了,对的也是错的。所以问我对或者错,不如去今后漫漫的时间。一切都会有答案。”
  至于旁人,非议便非议吧。
  
  “那、那盘古……”
  智林叟又想起大家暗中传的流言,比如,见愁曾说过要“杀盘古”这样的话。
  他想自己既要为见愁立个传,这些事总该要了解清楚的吧?
  
  见愁的神情,便变得有些沉默起来:“杀盘古的人,我确能算上半个。祂率人族迁徙此界,护得全族周全,人皆将其视作神明。可祂原本也只是凡人罢了。今者是神明,一念之差便可能是邪魔。今日我虽送祂陨落,焉知他日我不是另一个盘古?”
  
  人都是会变的。
  谁也不敢说自己永远正确。
  世间的所有事情潮落潮起,如今她代替了盘古,在轮回之后创立“我”道,将来也一定会有人代替她,在“我”道之外另僻别道。如此循环往复,只要这世间的存在还未毁灭,如此的更迭便永不会停歇。
  旧的永远被新的取代。
  曾经的对也会变成如今的错。
  
  见愁对这些事,实在看得很开,一如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她始终只保持着中立的裁决者的姿态,在荒域大战之后,便再也没有真正参与过争端。
  
  智林叟听了个半懂不懂。
  但这一切其实都不重要。
  他的心思终于还是重新回到了酒上,眼巴巴望了半天也没见见愁跟往常一般主动叫他喝酒,他只好觍着脸凑上去:“咳,你今天喝的这酒,闻上去挺香啊!酒杯看上去也很别致!”
  
  看上去,酒就是一般的酒,酒液是深深的墨绿;酒杯也是一般的酒杯,透着点暗暗的红。
  见愁都不用听智林叟后面的话,只听他那一声咳嗽,便知道他要说什么。
  换了往常,她早给对方倒上了。
  但今日,她却摇了摇头,放下已经空了的酒盏,道:“今天这杯酒,你喝不动。”
  
  智林叟顿时气得瞪眼:“瞎说,老头儿我酒量得用海水量!没有我喝不动的!真是,成了大尊之后越发目中无人,我、我好歹当年还在小会时给你排过名呢!”
  
  得,倚老卖老的来了。
  见他真要喝,又想自己说了他怕也不信,见愁便手一伸,在虚空里一握,凭空握出只暗红色的酒盏来。
  智林叟连看都没看清这到底是什么术法。
  接着,见愁便已拎了旁边那壶酒,给他满上了。
  
  智林叟闻着那酒香,便深深地吸了一口,陶醉不已,真是半分也等不得了,连忙伸了手去端。
  
  “咦?”
  一只手探过去端那酒盏,竟端不动。
  整只酒盏就跟长在了石台上一样!
  
  他顿时看了见愁一眼,一副了然的模样:“哦,专整老人家是吧?”
  
  智林叟这一回换了两只手:“我端!”
  没端动。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他连自己身上的灵力都用上了,憋得原本就很红的一张脸都要滴出血来,那酒盏依旧纹丝不动!
  
  智林叟生气了:“嫌我诓了你们崖山太多酒,现在故意不给我喝是不是?你信不信惹急了我,我、我回去就把你瞎写一通,让你遗臭万年!”
  
  见愁浑然没将这威胁放在眼中,只是垂了眸,将这一盏智林叟无论如何也端不起来的酒盏端了起来,淡淡道:“孤独酿酒,赤诚为盏……”
  非天下之大勇者,不能饮之。
  赤诚之盏虽轻,孤独之酒却重。
  智林叟端不起来,实在太正常了。
  
  她抬手仰头,已将这杯中酒饮尽。
  待酒盏重新放下,铺满了月华的眼底,便添上了几分寂寥。
  见愁起身,身形便要没入夜色之中。
  
  智林叟想起先前听见的传闻,望着她背影,脱口便问:“大尊要走去何处?”
  见愁头也不回,洒然道:“不知道。”
  
  智林叟怔了一怔,又忍不住望向石台,在见愁方才所在位置的对面,还放着满满一盏酒呢,他又问:“你走了,那这杯酒怎么办?”
  见愁便答:“留给后来人吧。”
  
  声音落时,人已在星天外。
  如同当时一意向着宇宙最边缘处去的傅朝生,此刻的见愁,也踏着这璀璨的星河,向未知去。
  也许踏出去便是盘古的故国,又也许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也许她能再次见着傅朝生,又也许就此迷失于未知之中。
  未知总意味着危险。
  但对此刻的见愁来说,一切一切的不确定,都意味着新的可能性,意味着一场无法被她预料的冒险。
  
  崖山的风与月,都留在了身后。
  也包括那还鞘顶,崖山剑。
  在很久很久的以后,会有无数或平庸或天才的修士在来到崖山时,登临还鞘顶,试图端起这一杯酒。
  但一如岿然立于还鞘顶上的崖山剑一般。
  在极长的一段时间里,再没有人能端起这一盏酒。
  
  后世人遂将见愁大尊这最后的饮酒处,唤作“浇愁台”,那再未有人端起过的一盏酒,则谓之“见愁酒”。
  一如见愁临去时言——
  永待后来人。
  
  这一天,智林叟气呼呼地回到了自家阁中,只恨自己端不起那杯酒,便把前阵子从崖山顺来的酒都开出来喝。
  喝了个饱。
  醉里只发誓要在那《见愁大尊本纪》里使劲儿抹黑见愁!
  
  下头为他奉笔的小童吓了个瑟瑟发抖,但依旧止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心翼翼问道:“先生,他们都说大尊走了,不在此界了,是真的吗?”
  
  “瞎说!”
  智林叟摇摇晃晃,一把把小童手中的笔抓到自己手里,站到案前那铺开的宣纸前,口中还一阵嚷嚷。
  “她没走,还在呢!”
  
  小童傻眼。
  智林叟打了个酒嗝,已是醉意熏然,只扬着那蘸了墨的笔,半诵半吟,念叨着什么,在那宣纸上头笔走龙蛇,一阵乱画。
  然后“啪”地将笔一摔,扔在案上。
  他还抱着酒坛子,抬手一指,道:“你看,在那儿!”
  
  小童愣愣地凑上去看,案上摊开的书册已写了大半,顶头是“见愁大尊本纪”六个字。
  宣纸上的那几行字,却带了点醉意。
  他仔细辨认,却是——
  
  在此界,在彼界,在尘世内,在传说里,在天下一切如履薄冰、勇猛精进之心!
  
  (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