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魏君 > 第136章 两个运输大队长的对决

第136章 两个运输大队长的对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36章两个运输大队长的对决【为“梦幻0绝恋”的10万起点币打赏加更3/10】
  
  还别说,魏君看完乾帝给他的资料后,还真的对这次狐王谋划的事情产生一些改观。
  
  魏君之前二十年都在一心读书,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并不深入。
  
  白倾心说她感觉自己根本不了解大乾,其实魏君比她还不了解。
  
  但凡魏君了解一点,早就死了,根本不会被那么多人背刺。
  
  说到底还是因为魏君知道的信息太少。
  
  这次乾帝让魏君对这个世界加深了一些认识。
  
  “这份资料上写的都是真的?”魏君看完了资料后问道。
  
  乾帝点头:“这是当然,这些东西只要用心去查都能查到,朕没必要骗你。”
  
  “如果是这样的话,好像还真有点意思。”魏君点了点头:“不过你就什么都不做?”
  
  乾帝道:“帝王之道也分很多种,无为而治是一种很高级的境界,魏君你不懂如何做皇帝。”
  
  魏君:“……”
  
  他确实不懂怎么做皇帝,他只知道如何做天帝。
  
  不过天庭的体制和大乾的体制也不一样。
  
  他创建的天庭可不是《西游记》里的那种三流天庭,而是一个辐射诸天万界的执法机构,和封建帝制什么的根本不沾边。
  
  真要是一个封建帝制的天庭,天帝也不可能直接跑路这么多年。
  
  所以天帝和皇帝其实并不是一个职业体系。
  
  天帝只是一个称号,意味着他是天庭之主,并不意味着他是天庭的皇帝。
  
  当然,魏君肯定也当过皇帝。
  
  万世轮回,该体验的都体验了。
  
  昏君明君魏君都做过。
  
  不过魏君现在还没有回溯万世记忆,所以对于乾帝说他不懂如何做皇帝,魏君还真的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但魏君就是魏君,他用了一句很简单粗暴的比喻:“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你这种无为之道就像是一头待宰的肥猪。”
  
  乾帝面色涨红:“放肆……”
  
  “对啊,我放肆,你有能耐杀了我啊。”魏君挑衅道。
  
  清心殿内的太监们此时一个个恨不得变身聋子瞎子,就恨父母多给自己生了两只耳朵。
  
  传言是真的。
  
  魏君魏大人真的就是吃饭睡觉骂皇帝,实在是太厉害了。
  
  就算是上官丞相或者姬帅,他们也不敢对皇帝这么不敬。
  
  可魏君就这么干了。
  
  而且乾帝好像还真的不敢拿他怎么样。
  
  事实的确如此。
  
  乾帝指着魏君,身体气的微微颤抖,但却始终没有撂下什么狠话。
  
  正如狐王在他心目中不能杀一样,魏君在他心目中,也属于不能杀的类型,杀掉魏君大乾一样会有危险。
  
  所以他再次认怂了。
  
  “为了天下社稷,朕不缺唾面自干的勇气。”乾帝沉声道。
  
  魏君:“你可真是个老乌龟,连脸都不要了。”
  
  乾帝:“……”
  
  我忍,我继续忍。
  
  ……
  
  在魏君日常羞辱乾帝的时候,一刻钟的时间已经到了。
  
  狐王的分魂回归了本体。
  
  妖庭。
  
  妖皇看到一道魂光回归了狐王体内,也是松了一口气。
  
  狐王是妖庭的支柱之一,也是他的左膀右臂。
  
  若狐王有一个三长两短,对于妖庭来说也是巨大的损失。
  
  好在狐王反应的快,他的逼迫也很到位,最终乾帝还是屈服了。
  
  狐王睁开双眼,对妖皇徐徐下拜:“多谢陛下。”
  
  妖皇抬了抬手,制止了狐王下拜的动作:“不必客气,狐王,你可接收到分魂的信息了?”
  
  狐王轻叹道:“暂时还没有,《分魂归一术》我还没有修炼到大成境界,只能隐隐感觉到分魂有致命的危险,但还无法做到将已经被删掉的记忆重新恢复过来。再给我一段时间,也许就能够做到了。”
  
  陆元昊的担心是对的。
  
  狐王还真的有这个能力。
  
  不过现在的狐王还没有成长到那一步。
  
  妖皇点了点头:“你的分魂没事就好,京中肯定出了变故,否则你不会有致命危险的。狐王,依你来看,京城会出什么事?”
  
  “从天行那里,我得知了魏君可以看穿我们的隐匿之术。”狐王猜测道:“这点对于我们来说是致命的威胁,所以我分魂附体天行,是想要杀掉魏君的。”
  
  “此事本皇清楚,你认为是魏君想要杀你?”妖皇问道。
  
  “不。”狐王直接否认:“魏君恐怕没有这个能力,此次魏君不可能想到他随意的一趟拜访就会有致命的危险,所以他正常不会有太多的防范。既然如此,那真相只有一个。”
  
  狐王的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魏君身边如果有护卫力量的话,只可能是陆元昊。之前陆元昊的实力暴露,我们都以为陆元昊肯定会被朝廷调走,不再护卫魏君。现在看来,恐怕是我判断错了,陆元昊还是在贴身保护魏君。这次我不是栽在了魏君手中,而是栽在了陆元昊手中。”
  
  狐王抽丝剥茧的分析,几乎逐步还原了真相:“根据已有的资料显示,陆元昊的实力本不应该对我的分魂产生致命的威胁。但是我却察觉到了死亡的危险,那么可能性有很多种。第一,陆元昊的实力还有所隐藏,他比我之前判断的要强很多。第二,陆元昊手中持有一件神器,而且十分的克制我。第三,两者兼而有之,陆元昊本身的实力比我的预期更强,而且他手中还有一个克制我的神器。”
  
  假如陆元昊此时也在妖庭,听到狐王的分析,他一定会吓个半死。
  
  太精准了。
  
  话说回来,事后诸葛亮和陆元昊这种事前诸葛亮比起来,在魏君眼中怎么看还是陆元昊更气人。
  
  不过狐王的表现已经足够惊艳。
  
  妖皇就被狐王说服了。
  
  “本皇怀疑你是不是已经恢复了分魂的记忆。”妖皇开了个玩笑。
  
  不过狐王并没有笑,反而脸色异常凝重。
  
  “陛下,我们有大麻烦了。”
  
  听到狐王这样说,妖皇的脸色也变的凝重起来。
  
  “之前你找本皇,说我们有大麻烦了,当时你指的是魏君。”
  
  妖皇之前也认同狐王的观点。
  
  一个能够看穿妖二代甚至妖一代隐匿方式的人,对于妖族来说确实威胁太大了。
  
  不惜一切代价也应该要除掉对方。
  
  所以狐王不惜亲自动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除掉魏君。
  
  狐王和妖皇都相信魏君不会想到妖庭的动手会这么快。
  
  事实上魏君也的确没有想到。
  
  这一计,狐王其实是成功了的。
  
  可惜,魏君的气运逆天,随便一句话就把陆元昊叫了过来。
  
  而陆元昊又谨慎的过分,准备工作做了亿点点。
  
  于是本来十拿九稳的必杀局变成了陆元昊十拿十稳的瓮中捉狐。
  
  狐王严肃道:“魏君对于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大麻烦,但是现在看来,更大的麻烦在于陆元昊。陛下,我怀疑陆元昊才是人族真正的未来,是我们妖族最大的威胁。魏君只不过是一个明面上的棋子,也许魏君的存在,都只是用来隐藏陆元昊的。”
  
  妖皇神情一变:“爱卿仔细道来。”
  
  “陛下,你想想,以魏君的实力,他居然能看穿我们妖族的隐匿之术,这可是您亲自施的法,这正常吗?”狐王问道。
  
  妖皇的脸色再变:“的确不正常。”
  
  这波两个人全都走偏了。
  
  不过这个不是他们的错。
  
  魏君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属于降维打击。
  
  他们眼中的魏君只不过是一个连大儒都不是的读书人而已。
  
  距离妖皇这个层次差了太多了。
  
  所以能看穿妖族的隐匿之术怎么想都不正常。
  
  不过妖皇道:“这件事情不是你女儿汇报的吗?”
  
  “是瑶瑶汇报的,最开始我也信了,但是现在想想,此事有很多蹊跷。”狐王沉声道:“也许是瑶瑶故意向我假传了信息,也许是瑶瑶也被魏君骗了。也许,魏君真的隐藏极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超级高手?”
  
  “不可能。”妖皇直接道:“本皇从监天镜上见过魏君,他的实力瞒不了我,连大儒都不是,在本皇面前,他做不到隐藏自己。”
  
  妖皇十分自信。
  
  这种自信是有底气的。
  
  作为妖族第一妖,也被称为万年第一妖,妖皇曾经甚至一度与魔君并称。
  
  在魔君天下无敌的年代里,从始至终魔君都没有和妖皇正面战斗过,所以妖皇被很多人包括妖族认为是天下唯一一个可以与魔君相提并论的强者。
  
  纵然不如魔君,实力也不会差太多,不然魔君为什么打遍天下无敌手却不敢打上妖庭呢?
  
  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很多。
  
  而所有见过妖皇的人也都知道妖皇很强。
  
  所以,妖皇有资格自信。
  
  妖皇都这样说了,狐王自然也不怀疑妖皇的判断。
  
  “如此说来,魏君没有隐藏实力的可能,那我的判断应该就是对的,隐藏实力的是陆元昊。”狐王道:“仔细想想,魏君也确实不像是所谓的劫运之子。魏君三番五次的处于漩涡中心,每一次都有丧命的危险。虽然看起来有大气运,但是真正的大气运是根本就不会遇到危险。和魏君比起来,陆元昊更像是真正的深藏不露,他甚至都没有遇到过什么危险。”
  
  其实遇到过。
  
  天机阁一战,那一次天机老人差点就把陆元昊给算计死了。
  
  不过那一战没有流传出去。
  
  狐王不知道。
  
  信息缺失,导致她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她的逻辑其实完全没有问题。
  
  所以妖皇被狐王说服了。
  
  “的确,陆元昊好像一直都没有遇到过危险。”
  
  明面上,这就是事实。
  
  狐王继续道:“而且陆元昊每一次出手,都比之前有更大的进步,不是吗?”
  
  妖皇脑海中回忆起陆元昊的资料。
  
  正如大乾会对妖庭始终保持关注一样,对于大乾妖庭也会始终保持关注,大乾的重要人物妖庭都有特意搜集信息。
  
  “最开始的时候,陆元昊被称为‘监察司之耻’。后来陆元昊在公开场合第一次出手,就压倒性的击败了姬荡天和尘珈,尤其是尘珈,当时的尘珈是天骄榜第二。陆元昊第三次出手,一剑秒杀了三头大妖,战绩在年轻一代当中无人能够望其项背。”
  
  妖皇数完了陆元昊的战绩,语气已经有些震撼:“这个陆元昊每一次出手都比之前强很多,而且他好像深不见底,能够一剑秒杀三头大妖,说明他的实力还不止于此。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强,说不定连人族其他人也不知道。”
  
  “不仅如此,陛下,陆元昊在横空出世之前,一直被人称之为‘废物’。”狐王的声音有些异样:“您不觉得这个经历有点熟悉吗?”
  
  妖皇瞳孔微缩。
  
  他听懂了狐王的暗示。
  
  深吸了一口气,妖皇沉声道:“的确很像当初的人皇。”
  
  妖族和人族是不同的,人族王朝变动很快,但是妖庭却相对稳定很多。
  
  人皇是在这个世界帮助人族定鼎霸主地位的一代皇者,之所以被称之为人皇,正式因为人皇当年终结了妖族在这个世界一家独大的历史。
  
  现任妖皇血缘上的爷爷,正是被人皇杀死的。
  
  他这一族,也差点被人皇屠戮殆尽。
  
  后来他气运加身,奇遇连连,这才重整了妖庭,成为了新一代的妖皇。
  
  但人皇当年的强大和经历,始终铭刻在了他的记忆当中。
  
  根据史料记载,人皇年幼之时,也曾经被称之为废物,一事无成。
  
  后来人皇华丽转身,连战连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崛起,等到妖族彻底意识到人皇的威胁之后,人皇已经成了气候,再想消灭人皇,已经力有未逮了。
  
  “一样的废物出身,一样的华丽转身,一样的深不可测。”狐王沉声道:“陆元昊甚至比人皇更加强大,他比人皇更懂得隐藏自己。也许不是陆元昊,是人族故意把魏君捧上了神坛,从而让外界忽略陆元昊。陛下,我现在怀疑魏君是人族的弃子,陆元昊才是人族真正的劫运之子,他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
  
  妖皇看着面色凝重的狐王,脸上出现了由衷的笑容。
  
  “狐王,本皇幸甚有你在,否则这次恐怕也要步先祖的后尘,忽略掉真正的敌人,从而导致万劫不复的下场。”妖皇庆幸道。
  
  狐王的推断,他认为十分的有道理。
  
  他信了。
  
  不愧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智者。
  
  帮了他的大忙。
  
  狐王恭谨道:“陛下英明,我也不过是为陛下查漏补缺罢了。”
  
  “你我之间无需客气,本皇对你绝对信任。狐王,依你之见,我们又当如何?”妖皇问计道。
  
  妖皇知道自己不蠢,不过妖皇更知道自己最厉害的还是拳头,在智慧这方面,他是远远不及狐王的。
  
  所以在动脑子这方面,妖皇向来不耻下问。
  
  而且妖皇用妖不疑,疑妖不用。这种大气,狐王也是心悦诚服。
  
  妖为知己者死。
  
  为这样虚心纳谏的强力君主效力,狐王自然十分感恩,所以她的付出也毫无保留。
  
  “陛下,依我之见,人类最大的弱点就是内斗。人类世界有一句老话,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陆元昊隐藏的如此之深,而且把魏君推出来做他明面上的替死鬼,那魏君能没有意见吗?”
  
  狐王的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脸上挂着胸有成竹的微笑:“人族常说一山不容二虎,但在他们人类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有陆元昊在,魏君如何自处?若让魏君有了陆元昊的实力,陆元昊又如何自处?陛下,要知道,虽然陆元昊的实力高强,但是论人望,却是魏君更高。”
  
  妖皇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我们扶持魏君和陆元昊打擂台?能成功吗?魏君好像是一个视死如归的真君子,他会配合我们吗?”
  
  “纵然魏君是真君子,可是人族佩服的是一个敢于站出来慷慨赴死的勇士,而不是躲在背后唯唯诺诺的懦夫。”狐王自信道:“陛下,其实我们不需要魏君配合我们,我们只需要拼命的给魏君造势,那支持魏君的人和支持陆元昊的一方自然而然就会形成分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