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白骨大圣 > 第168章 金棺

第168章 金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新掌教,要不你来试下,看看棺材埋在地下的具体方位?”
  
  两人来到人皮旗鼓前。
  
  玉游子见晋安一直盯着人皮旗鼓看,含笑说道。
  
  晋安轻点头。
  
  没有说话。
  
  说实话他也很好奇。
  
  于是,他神魂开始感知地下气机。
  
  不过出师第一步,晋安就栽个了小跟头,整个桃源村都已改变风水格局,现在是阴宅风水局,再家上有聚魂幡这么个活人桩,更是每时每刻都在聚阴,所以这地下的污秽之气可想而知。
  
  晋安每深入一层,就感觉秽土每坚实一分。
  
  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这让他想到了每次神魂出窍时,每升高一分,难度就大一分,入夜后浊气下沉,清气上升。
  
  但是脚下这块秽土,除了越深入越困难外,居然还有污染人神魂,引人神魂永坠黑暗的邪性。
  
  好在晋安身怀五雷斩邪符。
  
  三次敕封后的五雷斩邪符,本身就有稳固,淬炼人神魂之效。
  
  只要携带在身上,万法之首的雷霆气息就能时刻在净化人精神念头,一路劈开黑暗,劈开各种阴气、煞气、晦气、怨气、恨气……
  
  对于常人而言,这些引人堕落的污染秽土,才是最致命的,可到了晋安面前,反倒成了无所畏惧。
  
  募然!
  
  晋安心头一动。
  
  几息后,晋安收回不断往地下秽土锁定的气机:“师叔,我找到了,在地下六尺六寸深。”
  
  晋安朝玉游子说道。
  
  玉游子惊讶看着晋安,然后露出宽慰笑容。
  
  “新掌教好本事。”
  
  “五脏道教在新掌教手中复兴有望。”
  
  “我们脚下的土地,又叫秽土,新掌教面不改色,不受秽土半点影响,能在如此短时间里深入地下六尺六寸,新掌教的本事,连我们师兄弟几人都自愧不如啊。”
  
  “最关键是新掌教您还是如此年少有为,少年英雄,而且年纪轻轻就品行稳重,为人处世品德如君子,高风亮节,不同流俗,宰相肚里可撑船……”
  
  玉游子越说越欣慰,看晋安如慈父终于望子成龙的老父亲般眼神,嘴里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之词,晋安在玉游子的夸夸其谈下非但没有飘飘然,反而尴尬打住自己这位师叔。
  
  他是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有几斤几两认得很清,他能如此顺利找到埋在地下的棺材,大半是仰仗了符兄的英明神武。
  
  看着晋安虚心模样,玉游子脸上的欣慰神色反而更浓了。
  
  他果然没看错新掌教。
  
  虽然自己给五脏道教找的这位新掌教,总觉得哪些地方跟道教弟子不一样。
  
  但道教本就是逍遥问道,率真而为。
  
  没那么多世俗条条框框。
  
  “新掌教,您可知这口棺材为什么偏偏埋在六尺六寸这个位置吗?”玉游子讲回正事。
  
  晋安眸光诧异的哦了一声?
  
  “莫非是这里面还有什么讲究吗?”
  
  “还望师叔赐教。”
  
  玉游子看着尊师重道的晋安,脸色欣慰色更浓了:“新掌教太过客气了。”
  
  “桃为辟邪佳品,所以桃子吸足阳气,在九月落地,九月落地的桃子辟邪效果最好。九是阳,六是阴,六尺六寸这是双重阴,这口棺材埋的位置很有讲究呐。”
  
  玉游子说着,开始施展道术“探囊取物”。
  
  咚咚咚——
  
  两人身前的男女人皮旗鼓,突然急促响起,声音如拨浪鼓,一声急促过一声。
  
  就好像是招魂幡正在催人命一样。
  
  两人不为所动。
  
  继续取棺。
  
  就在这时,四周无故刮起一股妖风。
  
  狂风卷着飞沙走石跑。
  
  在这些狂风中,似乎看到了一张张不同的人脸,他们中有男有女,朝晋安和玉游子两人气势汹汹的扑咬而来。
  
  “找死!”
  
  “滚!”
  
  晋安冷眸如电,如五雷大帝威慑一瞪,那些阴风顿时烟消云散,连晋安和玉游子的一根头发都没碰到。
  
  玉游子并未关注到外界的这些变化。
  
  因为他正全心全意在取棺。
  
  这是一个很混乱的场面。
  
  之前被晋安打退下去的桃源村村民,再次从一座座村房里冲出,这些无头尸体,踩着杂乱脚步声,他们张牙舞爪扑杀向晋安和玉游子。
  
  反倒是在阵内的老道士几人,安然无恙。
  
  因为老道士已经拿出他那瓶三十年份的尸油,给阵内几人的眉心和两肩,都各滴了三滴尸油。
  
  偏偏在这个时候,人头祭的那堆死人头,也开始蠢蠢欲动,但晋安发现,随着人皮旗鼓的拨浪鼓声音越来越急促,这些原本蠢蠢欲动的死人头又再次安静下来。
  
  看起来像是恐怖的人皮旗鼓一点都不恐怖,恰恰相反,这时在出手相助晋安。
  
  “好孩子,等这里事了,我送你们入土为安,给你们安排个又大又宽敞的阴宅,让你们不用再风吹日晒雨淋吃苦头。”
  
  晋安出手再次把满村无头尸,砸成残肢断臂的碎骨渣。
  
  募然。
  
  村里风起云涌。
  
  正在镇压尸潮的晋安,眼角朝玉游子方向一瞥,看到玉游子的身体在扑索索颤抖,两眼紧紧盯着脚下地面,似乎正很吃力的样子。
  
  在黑夜下。
  
  一口竖立金棺,金辉灿灿,正从地下一点,一点的慢慢浮现出来。
  
  这还是晋安第一次见到金棺。
  
  看到金棺现在,不远外阵内的老道士、李护卫,也是神情惊讶。
  
  金棺,意寓所葬之人,那可是王侯贵族,意为身份尊贵显赫。
  
  但金棺也有另一层意思,自古无情帝王家,王侯后人难有善终,这王侯贵族死后更容易跑出来作怪,所以用金棺葬尸,也有镇压邪祟的意思在里面。
  
  黄金能辟邪,能用黄金打造的棺材,说明这里面封着的东西,不是大凶,就是大恶。
  
  不过,这金棺也分好几种,是纯金棺材?还是非纯金棺材?还是金箔贴纸的棺材?
  
  但不管是哪种,都足以说明这棺材里之物,都代表了极邪。
  
  晋安赶紧清理完尸潮,然后手捏五雷斩邪符的保护在玉游子身侧,一旦发现苗头不对,先给棺材里的东西一个天打雷劈再说。
  
  好在取棺的过程,最终有惊无险。
  
  两人顺利取出棺材。
  
  只是这口金棺与想象的有点不一样,居然是口袖珍棺材,别说用来葬成年人或小孩了,估计连葬个婴儿都有些困难吧?
  
  事越反常越有妖。
  
  在玉游子的提议下,晋安同意把眼前这口袖珍金棺,带进那张由五帝铜钱与红线布下的天罗地网大阵里再开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