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白骨大圣 > 第153章 发扬光大五脏道观

第153章 发扬光大五脏道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精神武功!
  三头六臂大魔神!
  丈高的魔神,手掌一翻,心魔劫、圣血劫、惊神劫。
  三次敕封五雷斩邪符、一次敕封五雷斩邪符、六丁六甲符。
  齐齐托举于掌心。
  照向眼前的阁楼。
  管它里面是不是张氏、鬼胎,还是藏着别的阴谋诡计,再厉害还能厉害得过昌县那棵千年邪木的青钱柳?
  轰隆!
  一团丈高身形,撞碎门框与砖墙,带起爆裂的木屑、砖石瓦片,如一团打破深山百年平静寒潭的风暴,冲撞入阁楼内。
  一楼和二楼直接被撞出个硕大窟窿。
  卷起如土龙一样的扬天尘土。
  善能法师惊愕看着晋安。
  这位小道长……
  果然骨骼清奇……
  跟以往接触到的那些道长很与众不同啊……
  善能法师担心里面会有啥惊变,也赶忙追入被丈高魔神撞出的两层楼窟窿里。
  善能法师才刚追入阁楼里,还没来得及看清阁楼内情形,修有释迦六识通的他,感觉到迎面有一团阴风一闪。
  那团阴风披头散发,二目赤红,是名女子,脸上与身上长裙落满了鲜血,也不知是人的血还是被她吃进肚子里的家禽血。
  张氏!
  张氏这瘆人鬼模样,只怕是已经在阳间遇害了。
  但眼前这个张氏,并不是想扑杀向善能法师,而是想从善能法师身旁逃走,已经疯了的张氏,在本能之下,她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善能法师还未出手,三头六臂大魔神的其中一只掌心一个反转,掌心上托举着一只铜镜。
  那只铜镜像是能打落人神魂。
  铜镜一照到正欲逃出阁楼的张氏。
  直接被打落下来,倒地化作一滩阴气,消散不见。
  这才是真正的连一个照面都坚持不了。
  与此同时。
  有大道感应落在晋安身上。
  只是这次的大道感应很普通,晋安估摸只有一百阴德。
  这种神通变化,正是晋安刚修出不久的惊神劫了。
  如今的普通阴魂,在晋安手中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住。
  看着几人历经这么多辛苦,好不容易终于找到张氏,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结果,就这么轻易斩杀了张氏。
  以至于晋安和善能法师都有些始料不及的愣了下。
  晋安看向善能法师。
  主要还是看向善能法师手中的引魂灯。
  善能法师朝晋安点点头,说刚才那缕阴祟,的确就是张氏,引魂灯上的胎儿怨气已经消散。
  偷吃小孩和孕妇胎气的杀人真凶张氏,已经成功斩除。
  “既然张氏已经伏诛,那么鬼胎在哪里呢?”
  “如果鬼胎没在阴间吗?”
  “或者是鬼胎已经被成功诞生下来?”
  虽然张氏已经伏诛,但晋安没有掉以轻心,三头六臂大魔神托举在掌心上的眼睛。
  在不断眨动。
  不断洞察四周。
  最后,晋安将心魔劫与三尺敕封五雷斩邪符,同时托举至最高,如五雷大帝借助人间正道之眼,视察天地乾坤。
  六合八荒。
  这还是晋安头次将两者结合一起施展。
  募然!
  晋安怒目叱咤看向头顶二楼的一张床下:“什么邪魔孽障,胆敢窥视五雷大帝?”
  掌心上托举着的三次敕封五雷斩邪符上,神威煌煌,有纯阳雷法闪耀,像是有什么磅礴亘古的神明旨意,穿过昭昭虚空,要从五雷图内飞出来,雷霆波动得惊人。
  丈高大魔神六臂齐齐轰向头顶二楼。
  “哇!”
  一声尖细,难听的啼哭,像是入春后的野猫尖细叫声,又像是什么邪魅婴儿的啼哭,从二楼床底下传出。
  当晋安收回雄壮手臂时,在他手里撕裂下来一条胎儿小手臂。
  但这条胎儿小手臂,在大魔神掌心中,纤细若牙签,手臂干枯,萎缩,丑陋难看。
  像是风干了的干尸胳膊。
  能出现在阴间的,自然不是什么正常胎儿,只有可能是灵胎,邪胎。
  而阴间里的一切,都非实物,这条被晋安撕裂下来的干枯胎儿胳膊,不消片刻便化为黑气,消散,融入阴间。
  就如尘归尘,土归土。
  沙硕沉淀海底。
  默默扩大着广袤无垠的深邃汪洋世界。
  “好浓的尸气?”
  “张氏怀的是阴祟淫祀五通神的鬼胎吗,鬼胎又哪来的尸气?”
  晋安一怔。
  此时的他,已经重新变回常人体形,阁楼里已被他视察一遍,阁楼里除了他与善能法师。
  那鬼胎似乎在阳间另有高人相助,最终还是让那个鬼胎给逃走了。
  只撕裂下来一条胳膊。
  那么浓厚的尸气,不止晋安嗅到,就连善能法师也嗅到了,善能法师惊讶的说,莫非张氏肚子里怀的不是鬼胎,而是尸胎?
  然后善能法师问晋安,他刚才有没有看清逃走鬼胎,具体长什么样子?
  晋安仔细回想了下,然后将心魔劫看到的样子,大概描述出来。
  其实他也并未具体看清那鬼胎长什么样子,因为在最后关头,似乎有高手在阳间通过什么秘法,暗助那鬼胎逃走。
  没有发动的五雷斩邪符,只能被动反噬一切胆敢窥觊他的诸邪与心术不正者,并不能主动毙敌。
  善能法师也无法根据晋安描述,具体说出来那鬼胎是怎么个情况,他说需要回白龙寺,翻阅历代法僧驱邪古籍,看能不能找出些蛛丝马迹。
  既然张氏已经伏诛,引魂灯无法追踪到鬼胎,在又搜索了一遍贾府,查无所获后,晋安和善能法师打算先回阳间。
  而重回阳间,原路返回,引魂船势必要再次经过大拐口。
  好在最终一路有惊无险的还阳。
  当退出走阴,重新还阳到阳间,晋安发现桌上的烛台,灯芯还未燃烧掉多少。
  他们在阴间经历了那么多天,在阳间,也就稍微一会的功夫。
  郑氏一见两人醒来,赶忙焦急追问怎么样?
  当听知真凶已伏诛,郑州氏痛哭落泪。
  随后,由何家人送走郑氏夫妻俩,并允诺,接下来三天,晋安、老道士、善能法师会在岭前乡连做三天法事,连念三天超度经,超度岭前乡那些无辜惨死的胎儿。
  “老道士,在我们走阴期间,何家这里没发生什么事吧?”
  晋安乘着何家人送郑氏夫妇出门的空隙,悄悄问老道士。
  老道士摇头说没事。
  但晋安跟老道士相处这么久了,哪能看不出来老道士嘴上说没事发生,可老道士那贼兮兮的眼神,分明藏着有事。
  晋安让老道士别藏着掖着,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老道士在晋安的一再逼问下,这才背着何家人,偷偷摸摸的附耳在晋安耳边,说道:“小兄弟,你还记得跟我们一起来岭前乡,一路上都遮得严严实实的第三辆马车吗?”
  “老道我发现,那第三辆马车里,好像装着朝廷管制器械的军弩……”
  “就在刚才小兄弟和善能法师在里屋走阴时,老道我无意中看到大夫人带来的那十几名嫡系护卫,居然在宽大衣袍下,人手藏着一把军弩。”
  老道士神秘兮兮说道:“我们来时,那些大夫人贴身护卫可是没有带军弩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是跟着第三辆马车运来的。”
  晋安闻言吃惊。
  好在老道士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是个老江湖了,知道什么事能说,什么事一辈子烂在肚子里。
  这事他跟谁都没提起过。
  就只对晋安说起过。
  晋安让老道士这事就烂在肚子里,以后别跟人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