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白骨大圣 > 第125章 林中有野狼搭肩,山中有伥祟孤魂

第125章 林中有野狼搭肩,山中有伥祟孤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头老头没想到晋安同意得这么爽快。
  
      人愣了下。
  
      他见晋安不是在说假,他朝晋安深深躬身拜谢道:“小老儿代我家夫人,在此先谢过晋安公子的出手相助。”
  
      然后说道:“来前夫人就曾交代过我,说依靠寻常方法是杀不死棺材寺庙里的旧身,因为夫人的旧身已与喇叭瓮的聚阴之地融为一体,按照寻常方法是怎么杀都杀不死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走阴。”
  
      “走阴,活人进入阴间,直溯本源,在阴间里找到那一道躲在阴间里的本源,才有机会彻底杀死棺材寺庙里的那尊泥塑像。”
  
      走阴?
  
      阴间?
  
      晋安微讶。
  
      说起来,他前不久还差点被两个假阴差给蒙骗过去,以为真有阴间、牛头马面,结果发现都是邪祟在装神弄鬼。
  
      而说到走阴这个词,晋安倒是不陌生。
  
      因为他小时候,隔壁邻居有位隐形富商出意外死了,然后他几个不孝子女就开始争夺这位隐形富商的家产,想找乡下神婆替他们走阴,问问那位隐形富商还有没有藏着他们不知道的资产。
  
      至于后来怎样了,有没有走阴成功,晋安就不知道了,只隐约听说那名隐形富商的几个子女里疯掉了一个,那一晚走阴好像出了意外……
  
      走阴又称过阴,有一些乡下神婆经常自称自己能下达地府,然后说认识地府里的许多阴差,跟牛头马面,阎王爷是拜把子关系,然后自称自己的活人灵魂可以自由出入地府,替亡者家属朋友询问生死、表达思念或哀悼等。
  
      这些乡下神婆是不是真认识阎王爷啥的,先不去论这事的真假,世上倒的确有一个专门替人走阴的职业,叫走阴人,也叫过阴人。
  
      “既然有走阴,那就有阴曹地府,莫非真的有地府?牛头马面?阎王爷?”晋安惊奇问。
  
      大头老头回答:“阴间倒的确存在,但这个阴间,可能跟晋安公子想象中的阴曹地府存在着一些差异。”
  
      “让小老儿带晋安公子走一趟阴间,晋安公子自会都明白了。”
  
      晋安来了兴趣:“今晚就走阴吗?”
  
      “如此甚好。”大头老头咧嘴一笑,露出满口大黄牙。
  
      脑门上长着的那片大荷叶也跟着一晃一晃的,人显得特别滑稽。
  
      “晋安公子您先神魂归壳,小老儿我去准备准备,后半夜子时再来找晋安公子。”
  
      晋安点头称好。
  
      待晋安神魂回壳,从屋子里走出来时,发现老道士还没睡,反而精神抖擞的取出朱砂、毫笔、碟子。
  
      晋安诧异:“老道,你这是在做啥?”
  
      老道士撸起道袍的袖口,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小兄弟,老道我算是看明白一件事了。”
  
      “啥?”晋安一怔。
  
      他一时间有些不明白老道士的这句答非所问。
  
      老道士砸吧砸吧嘴说道:“老道我算是看清了,我还在昌县时,每次写《行炁金光篆》经文时,总能碰到阴兵借道,这《行炁金光篆》不光是能辟邪镇宅,还兼有另一个隐藏用途,那就是能召来阴兵借道。”
  
      “所以老道我打算着今晚把这屋子的墙壁和门窗都画满《行炁金光篆》经文,也许又能撞上阴兵借道,然后为我们守夜守一整夜,虽然我们已经成功逃出了昌县,但有备无患嘛。”
  
      “只要有白棺里的那位凶主在,我们等于是在州府有了块免死金牌和护身符,以后都是横着走。”
  
      老道士越说越像是煞有介事的模样,摇头晃脑说道。
  
      “……”
  
      晋安也被老道士的奇葩脑回路给惊到。
  
      老道士嘴皮子依旧没有停,这回换唆使晋安了:“小兄弟,白棺里的那位凶主,人虽然凶是凶了点,但老道我还是很看好这个弟妹的,人是大漂亮,身份又是府尹之女,小兄弟你绝对不亏啊。”
  
      晋安没跟老道士拌嘴皮子,而是改问老道士是否知道走阴?
  
      原本正在墙上奋笔疾书经文的老道士,听到晋安突然问起走阴,于是停下手中的挥笔动作,回头问晋安咋了?
  
      怎么突然问起走阴的事?
  
      于是,晋安把刚才他遇到的事,跟老道士叙述了一遍,他说自己刚才在门口碰到个大头老头,并且把他当初在喇叭瓮棺材寺庙里的遭遇,也大致提了几句。
  
      晋安省略掉一些细节,比如并未提起自己是元神出窍看见的大头老头。
  
      当老道士听完晋安的话后,他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脖子,还好自己的脑袋还在,脖子热热的,没有凉掉。
  
      老道士摸完脖子后惊讶说道:“不对啊,白棺里的弟妹尸首,老道我见过,尸首虽然分离后又被人重新缝合一起,但尸、首的皮肤一致,肥瘦也一致,脖子、脑袋与身体的比例也是正常,这分明就是同一个人的尸首,不是两个人的脑袋和身体拼接在一起啊。”
  
      “而且也不是随随便便拿一颗泥塑头颅就能浑水摸鱼。”
  
      “莫非是白棺里那位凶主投胎转世,这一世投胎成了府尹之女?”
  
      但这也只是老道士的猜测,晋安闻言若有所思,当然了,他自动把“弟妹”那两个字眼给忽略掉。
  
      而且老道士的疑问,也是晋安的疑问,显然在晋安这里是无法得到答案了。
  
      “说到走阴,老道想起七八年前偶遇到位走阴人时,那位走阴人给老道讲过有关走阴人的三句禁忌。”老道士努力回忆着。
  
      似乎是因为记忆有些久了的关系吧,老道士皱眉想了会后,这才说道:“其一,不要好奇。”
  
      “其二,不要做多余的事。”
  
      “其三,活人与死人已是阴阳两隔,活人走阴时不得惊扰死人,否则会有大恐怖的事发生。”
  
      听了老道士的话,晋安低头沉思。
  
      直到快到半夜时,老道士舒展懒腰的长吐出一口气,他终于大功告成,就连不好画符的头顶屋顶,在晋安的帮忙下,也贴了不少的黄符辟邪镇宅。
  
      “总算大功告成,这回老道有经验了,老道我连头顶屋顶也都给你一块封上,没有给漏掉”
  
      老道士颇是自得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作品。
  
      只是过没多久,老道士好奇看看四周:“奇怪了,今日老道我都写完经文了,怎么阴兵借道还没出现?”
  
      “按理来说不应该啊,按照前面两次的经验来看,每次都会有阴兵借道出现才对。”
  
      老道士话说完,忽然似想起什么,他偷偷问一句晋安:“小兄弟,你最近是不是跟白棺里的那位凶主闹不愉快?闹误会了?还是吵架了?”
  
      “所以连阴兵借道都不来我们这了?”
  
      “男女之事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合久必分,分久又必合,自古男女之事便最是捉摸不透,也最容易让人肝肠寸断,空留太多遗憾。老道我是个老道士,不懂你们年轻人那些情情爱爱的事,但老道我今日还是要劝……唉?小兄弟你怎么生气走了,小兄弟?小兄弟?”
  
      老道士跟着晋安的身影追出屋,却发现晋安并未走远,而是站在院子里正注视着漆黑夜空下的某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横卧着一片连绵山脉,与十万山岭相连一片。
  
      “老道,不知道这种阴兵借道,算不算是你想要见到的?”晋安抬手朝西坝村后的群山一指。
  
      老道士一开始没明白晋安的话,面露狐疑:“什么?”
  
      但马上,他便明白过来晋安的话中意思了。
  
      一支丧葬队伍,一路吹吹打打的走出群山,然后走进西坝村,足足有百来人,但这些人并未披麻戴孝,都是穿着寻常衣服,而在队伍里还抬着两口棺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