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白骨大圣 > 第114章 打爆!打爆!

第114章 打爆!打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开门!开门!”
  
  “官府连夜搜捕逃犯!”
  
  一名名收据火把的衙役、乡勇,拍开一家家的大门。
  
  一名名睡眼朦胧的昌县百姓。
  
  被从三月温暖被窝里喊出来。
  
  但凡碰到开门慢的人,立刻引来一顿气氛紧张的喝问。
  
  “为什么叫你开门,开得这么慢?”
  
  “是不是家里私藏逃犯?”
  
  “详细搜查这家人!”
  
  原本应是夜色平寂的晚上,此刻的昌县城西上空,却被狗吠声,人声,还有兵甲碰撞声打破平静,到处都在鸡飞狗跳的吵吵闹闹。
  
  火把如蜿蜒长蛇。
  
  把黑夜下的城西点亮得明亮一片。
  
  这些衙役、乡勇们,拿着通缉犯画像,一间间民宅搜查,不管是大宅院还是小户人家,全都一个不放过。
  
  现在正值清明庙会,昌县内三教九流人物混杂,怕有人会趁机闹事,正是官府神经最紧绷的时候,可不会跟你客气是平民还是富商。
  
  砰!砰!砰!
  
  一家宅院被乡勇大力拍打,过了一会,才有人出来开门,手里还在系着腰带,看样子似乎才刚起床。
  
  拍门的乡勇原本正想大神训斥为什么开门这么慢,可当看到开门的人是名头顶着戒疤的和尚时,原本态度凶恶的乡勇,态度稍稍收敛了一些。
  
  “原来是朴智大师,想不到朴智大师居住在此,深夜打扰了朴智大师了,我等弟兄正在全城搜捕两名逃犯,那两名逃犯逃进了城西这边,我们正在全力搜捕那两名逃犯。”
  
  乡勇客气说道。
  
  过去几日,在他们衙里早已传开一个消息,冯捕头特地从外面请来了一位高手来助阵清明庙会。
  
  所以他们自然都认得朴智和尚。
  
  眼前开门的人,正是走阴镖师的朴智和尚了。
  
  朴智和尚一听衙里正在满城通缉逃犯,这位粗犷酒肉和尚,立刻让开身子:“配合衙里抓捕在逃犯人,自是每一位守康定国律令的百姓,义不容辞之事,请几位进屋搜查。”
  
  “如果衙里人手不足,有需要我朴智和尚帮忙的,我朴智和尚定当全力配合官府这次追捕逃犯。”
  
  “若昌县人人都如朴智大师般通情达理,我昌县肯定大昌。”一个沉稳,宽厚的声音,自那几名乡勇身后传来。
  
  正是身上带伤的冯捕头。
  
  但来者只有冯捕头一人,并未看到晋安。
  
  那几名乡勇见是冯捕头,赶紧行礼,冯捕头抬抬手,让几人免于这些礼节了,让他们进屋搜查逃犯。
  
  那几名乡勇道了声喏后,进屋搜查去了。
  
  冯捕头并未进屋参与搜查屋子,而是向朴智和尚抱了个拳,歉意道:“深夜打扰到朴智和尚,还请谅解冯某也是出于职责在身。”
  
  朴智和尚倒是粗犷爽快一笑:“冯捕头太过客气,我等理当配合官府办案。”
  
  朴智和尚话落,又话锋一转道:“不知这次追捕的犯人,究竟犯下了怎样的大罪,需要衙里这么兴师动众,全城搜捕?”
  
  “冯捕头帮过我朴智和尚寻找失踪的走阴镖局弟兄,这份恩情我朴智和尚一直难以报答,冯捕头若是缺少人手,大可开口无妨,和尚我一直想找机会报答冯捕头对我兄弟几人的恩情。”
  
  冯捕头听朴智和尚主动请缨,顿时大喜,连连道:“如此甚好,可谓是如虎添翼啊。”
  
  “实不相瞒,这次全城通缉的逃犯,就是曾杀死我昌县郑捕头的元凶!此二人,杀我昌县捕头,就是与我昌县官府为敌!死不足惜!”
  
  就在两人继续交谈之间,先前进屋搜查的几人很快出来,向冯捕头禀报并无异常。
  
  随后,冯捕头邀请朴智和尚一起追剿逃犯,朴智和尚欣然同意。
  
  “冯捕头稍等片刻,待和尚我去趟屋里,去去就回。”
  
  朴智和尚朝冯捕头道,冯捕头不疑有他,看着朴智和尚离去的背影,他目露疑惑的转头看看夜下一个方向,晋安公子刚才突然离开,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而且晋安公子在离开前,还对交待了一句奇怪话,让他来朴智和尚家,看看朴智和尚有没有在家?
  
  ……
  
  春夜喜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淅淅沥沥。
  
  今夜,忽然说下就下起了一场斜风细雨,细雨裹挟着春夜里的寒风,虽不大,雨丝顺着后劲滑入后背,却尤其冰凉。
  
  这让在城西搜捕逃犯的衙役、乡勇们,冻得面色略有些发白。
  
  砰砰。
  
  夹着着春夜的细雨丝,一家临街的民房,在夜里被敲响门。
  
  “谁啊?”
  
  民房里传来一老人的苍老声音,似乎老人身体不好,说几句话就要咳嗽一声。
  
  “我。”
  
  “我是谁?”屋子里老人一边朝门口走来,一边苍老咳嗽着。
  
  “我。”
  
  老人:“?”
  
  砰砰,敲门声还在。
  
  “别敲了,别敲了,老头子我听到了,老头子我又不是耳背,催催催催命嘛。”
  
  腿脚不利索的老人家,佝偻着驼背,不满嘟嘟囔囔的走来,当他打开门,看到门外头站正冒雨站着两名带刀衙役和一名年轻男子。
  
  那两名带刀衙役在春风寒雨里,正冻得哆哆嗦嗦发抖,即便人都躲到他家屋檐下了,可身上依旧被斜风细雨打湿了半边身子,略有些狼狈。
  
  而刚才敲门的人,便是那名年轻男子。
  
  当老人家看到眼前这名年轻男子时,先是目露讶色,随后喜色道:“原来是晋安公子,晋安公子和几位差爷快快请进,外头正下着雨,小心受了风寒。”
  
  “谢谢老人家,老人家你认识我?”晋安走进屋内,环目一圈这一家的家境。
  
  这一家人家境普通,屋子里的家具都已有些年头,几乎看不少新家具,这说明这一家人的经济收入并不富裕。
  
  但看眼前老人身上衣物虽浆洗得有些泛白陈旧了,却并非是那种打满补丁的破破烂烂之感,可见平时的一日二餐温饱应该不是问题。
  
  老人请三人入屋,并殷勤续上三杯茶水后,笑说道:“晋安公子现在在昌县里,可是家喻户晓的断案高人呐,屡破奇案,老头子我自然认得晋安公子您。”
  
  “上到像我这种老头子,下到三岁小二,最近可都是一直听着晋安公子的故事,不怕晋安公子您笑话,老头子我时而还能在梦里梦见晋安公子。”
  
  晋安:“的确一点都不好笑。”
  
  老人家:“?”
  
  “老人家不必这么客气倒茶水了,我们几人暂时不渴,今夜官府正在全城通缉两名在逃杀人犯,其中一人身有残疾,没了下半身,行动不便。我们主要是想询问下,不知老人家可否有见过这二人?”
  
  那两名衙役机灵的赶忙拿出在叠好藏在怀里的通缉画像。
  
  驼背老人仔细看过画像的两人,沉思半晌后,摇摇头说没看见过。
  
  “这样啊……”晋安目露思索,他又环视了一圈屋子里的陈设。
  
  同时还不忘抬头望望房梁。
  
  逢屋必看房梁,这已经成为晋安的潜意识动作了,谁叫那回陈皮给人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呢。
  
  唔。
  
  这回没有死人上梁。
  
  有没死人抱梁啥的。
  
  晋安问询:“老人家家里只有你一人?”
  
  驼背老人摇头:“那倒不是,里屋还有个我儿媳妇。”
  
  晋安:“哦?”
  
  “那老人家怎么不叫你儿媳妇出来?莫非是你老人家你的儿媳妇下半身残疾,不便出来见客?”
  
  驼背老人笑笑,露出两排大黄牙,老实巴交道:“那倒不是,主要是儿媳妇最近刚好感染了风寒,人有些嗜睡,所以想让儿媳妇多休息一会,免得夜里起床再次感染了风寒。”
  
  “晋安公子既然是带着两位差爷来查案的,小老头我自然是配合官府查案,这就喊在里屋休息的儿媳妇出来。”
  
  大黄牙驼背老人说完后,转头朝里屋喊道:“翠儿,是晋安公子与衙里差爷来查案,你穿衣服出来见下晋安公子与衙里差爷。”
  
  不久后,里屋传来一个娇滴滴小娘子的酥软声音:“好的,爹爹。”
  
  接着,是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服声音。
  
  没等多久,就见从里屋走出来一名年轻小娘子,小娘子倒不是长得多漂亮,姿色中等,但身上那股子刚成婚不久的小少妇桃花眼风韵,却别有一番味道。
  
  或许是因为感染风寒没休息好的关系,脸上气色略有点苍白,就更有一种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的让男人保护欲望。
  
  “见过爹爹,见过晋安公子,见过二位差爷。”
  
  小娘子翠儿一出来,便懂礼节的作万福问好。
  
  妇道人家的胆子总要稍小些的,小娘子翠儿不敢看一眼穿着衙门制服,腰佩长刀的衙役,也不敢看带着虎煞刀的晋安。
  
  在做了一个万福后,便胆小的站在驼背老头身边。
  
  自从小娘子翠儿从里屋出来后,晋安的两眼便一直盯着这位小少妇看,待后者站回共驼背老头身边后,晋安依旧没收回目光,一直盯着人家看。
  
  看得那叫翠儿的小娘子,胆小把头低更低了。
  
  一直站在晋安身旁的那两名衙役,看着晋安公子一直盯着别人家的儿媳妇看,两名衙役面色尴尬。
  
  想不到晋安公子…居然好这一口?
  
  这时候,那名驼背老人,悄悄挡在自家儿媳妇身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